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于小彤海陆姐弟恋他粗暴地撕裂我的睡裙,还用嘴咬住我的咪咪……-看看小说网

2015年07月08日 | 分类:全部文章 | 作者:admin| 浏览:41
他粗暴地撕裂我的睡裙,还用嘴咬住我的咪咪……-看看小说网

导语:她微颤的乳房如同一个羞涩的邀请,他咬住她粉嫩的乳尖,修长的手指强劲的扳开她的大腿…… 窗外乌云翻滚双生侦探,闪电撕破长空。 “咚….” 凌如兮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倾盆大雨席卷而来,远方迷离的万家灯火也一并被雨水吞噬的干净。 索菲酒店的总统套房内,冷气开得很足鬼虐,凌如兮站在房里,望着对坐那扇紧闭的卧室门,那轰鸣的雷声摄的她肝胆俱裂,握紧拳头,凌如兮不由发觉整个身子都在颤抖韦团儿。 父亲的公司被恶意打压、天恒一夜之间易主,凌如兮还未清楚明天那个即将接管天恒的男人到底谁,接到的却是医院的病危通知书。 天恒是父亲凌寻寅一辈子的心血,可噩梦就像这场暴风雨来的极其猛烈,凌寻寅试图挽救过,但在这场歼灭战中,表面不过是星云头龙企业之间的战争,私底却是血型风雨的争夺,伴随着‘天恒’收购案的尘埃落定,凌如兮倾家荡产。 父亲心力憔悴病倒了,结果查出是胃癌,如兮眼前浮现医生们陌生而嘲弄的眼神,如果她再筹不出钱,利索夫斯基他们会被立马赶出医院。 所谓人走茶凉、冷暖自知,或许是这个道理吧。从前,家里门庭若市,而如今门前罗雀。凌如兮咬紧苍白的唇瓣,在星云他们没有立足之处,但即使她什么都没有,也绝不能没有父亲。 卧室的门缓缓而开,男人一袭白色浴袍淡定走出,凌如兮的眼底一片濡湿,直到看着男人越走越近,终于,她握紧的双拳渐渐松开,哑着声音说:“萧云先生,您好。” 男人嘴角微微上扬,眼底隐藏着几分狠绝,城府颇深,只是轻笑,望着眼前的凌如兮,被淋的像落汤鸡,说实话,初识这女人的确很倒胃口,可是…看看那双桃花眼,满满的莹润,就像一潭湖水,波光潋滟。 该死,他那个傻弟弟就是中了这个道。韩萧云蹙眉于小彤海陆姐弟恋,上下打量着:“听说你站在门口几个小时就为了见我一面?” 凌如兮一怔,她想过很多办法筹钱,找过曾经父亲手下的亲信李叔叔,他人自有为难之处vovol,她不是不能理解,可父亲病危,却没人肯帮他们渡过燃眉之急。 李叔叔递给她一张名片:“小兮,不是李叔叔不肯帮忙,只是…你…还是去找韩先生吧。” 韩先生??他叫韩萧云,盛名集团执行总裁,在星云也是数一数二的地位,听过此人大名,却从未见过。 凌如兮照着名片上的地址就连忙赶来,期间遇上暴风雨,她无心顾暇,被雨水冲洗的整个人都是湿漉漉的,衣服、头发、眉毛、连睫毛都颤着雨水,屋子里的温度很低,冷如霜刀。 凌如兮站在那里,像只溺水的流浪猫,头发上的水一滴一滴落在油光可鉴的地板上。 她稳住自己的气息:“萧云先生,今晚到访确实很冒昧,但我真的有要事相求。” “噢?”男人微侧头,倨傲而戏谑的凝视着她,故意反问:“什么事?说来听听。” 韩萧云一脸饶有兴致的模样,转身拿捏起桌上的高脚杯,轻摇、微珉,挖着坑,就等着这女人往火炕跳。 “我…需要钱。” 钱托宾·贝尔???呵呵… 刚见这女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一谈到钱,那女人眼底的雀跃全然落入他的眼底,他继续轻笑,高挺的鼻梁,硬朗的线条,勾勒出最冷冽的容颜。 “钱?你要多少?” 毕竟这并是一笔小数目,特别是对方似乎有肯帮忙的迹象,凌如兮细声的说:“五百万李靖画室。” 韩萧云昂头饮尽杯中的威士忌,整个过程都很缓慢,他侧脸轻瞅她,那眼里一丝寒光,就如呲牙的恶狼,那一刻才让凌如兮感到一丝后怕。 “萧云先生,我知道这并不是个小数目,但我保证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还给您,但我现在真的很急需这笔钱。” 韩萧云凑近她,垂眸细看,凌如兮的呼吸却被他突来的靠近而扰的混乱,他身上几分威士忌的醇香,让她有些畏惧…更让她迷乱:“我…现在真的需要钱,李叔叔让我找您,他说您一定会帮我的。” 李叔叔吴智辉??呵呵…不过是他安排的临时演员而已,要不然这样她怎么可能乖乖上钩呢。 原以为她是怎样的女人,也不过如此,轻薄的衣衫湿透金蜘蛛轴承网,紧贴着她瓷白的肌肤,他反问:“我为什么要借给你。” 凌如兮一怔,颔首迎上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却被堵的说不出话。 他看着她瞳仁里映着自己放大的面容,邪佞而冷漠,他几乎从唇中迸出:“那…要看看你到底多有诚意冯嘉豪 ?” 凌如兮的身子微微后退,她垂眸,终于双腿直直的跪在地板上:“萧云先生东山翔,求你借钱给我。” “怎么求?” 父亲再拖下去会病入膏肓,母亲早逝,她不想再失去最亲的亲人,凌如兮重重的磕下: “求你,萧云先生?” 可韩萧云不语,她磕了九十九下,每一声都在乞求他,额头被撞的微红,涔出淡淡血迹,眸中再也隐忍不住的濡湿拙夫的芙蓉妻。 韩萧云抬起她的下颚,冷冽的说:“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 她一怔巨鸭奇兵。 “最讨厌一副哭丧的脸,不照镜子看看自己….有多倒胃口雀圣1电影 。” 凌如兮身子冰冷,不由的冷颤,韩萧云有些意兴阑珊,狠狠的甩过她的脸颊,起身,身下的女人却牢牢的扯住他:“萧云先生,求你给次机会,你要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不,她已经走投无路。 韩萧云挑挑眉:“噢?呵呵,什么要求,你都答应?” 她连忙点头,他继续问:“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的?” 凌如兮一怔,身子不由的跌落于地,韩萧云从书柜中取出一份合同,扔在她眼前:“看看吧。” 翻开,凌如兮看着字里行间那两个敏感而羞辱的词眼——床奴另类书僮。她觉得冷,手指不禁哆嗦,心像坐上凌霄飞船,被抛向高处,又摔的粉碎。 “凌小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他笑,像个猎者等待着落网的猎物:“欠钱还债,天经地义,还需不需要我一字一句念出来吗?” 不…不需要。 她看的清清楚楚,合同有效期间,她是他的床奴,任何时候只要他想要,她就挥之即来,呼之既去。 凌如兮受辱的咬紧唇瓣:“不…” 他沉下脸:“呵呵…不是说什么要求都答应吗?看来…”韩萧云的手指顺着女人柔润的线条一路划过、直到锁骨,引得她一身颤栗:“看来,凌小姐,真的很没诚意。呵呵…那请回吧。” “不…”凌如兮抓住他的手臂,强忍的说:“我签…”颊边大珠小珠落玉盘,更是梨花带泪,楚楚可怜:“只要我签,你就给我钱,不许反悔。” “当然,你也可以不签,我不喜欢强人所难,但你不考量考量自己到底值多少钱?”讥诮的话语在她耳畔响起。 “… …我签。”凌如兮垂眸:“我签。” 韩萧云捞过沙发上的睡衣扔向她:“把自己洗干净点,要知道我从来就讨厌脏,以后给我记牢点沸多里达克。” 花洒温润的水珠游过肌肤,凌如兮的身子滑下,紧紧的环抱住自己,她记得一句话,难过了,就蹲下身抱抱自己,也原谅自己。 爸爸,这样的小兮,你还会喜欢吗? 凌如兮穿上睡裙,透明的镂空蕾丝,几乎将她姣好的线条暴露的够彻底,几分羞辱涌上心头,她从没穿过这样大胆的睡衣,胸前的红润突出,就连女人神秘的三角地带都若隐若现。 她赤着脚走出,韩萧云刚好兴致盎然的把玩着手里的合同梅尔维尔鲸,看着她走出,他放下,走近,嘴边一抹邪佞,很满意,这睡衣果然很销魂,当然混淆授予的是这个女人。 凌如兮有些害怕,男人炽热而直直的眼神让她无地自容,脸颊不由的火烫,他冰冷的眼睛充满嘲笑,韩萧云在心底暗自喃喃:凌如兮—— “把衣服脱了。”他简单的命令。 凌如兮后退几步,却硬是被他拖了回来,他眯起星目,倨傲而危险,低语:“现在想逃?” 他拉着她的手臂,将她粗暴地扯起来,推倒在床上,他利落地轩开她的睡衣,覆了上来。凌如兮疯了似地挣扎起来,手捶着他的肩膀,双脚胡乱地踢着,混乱中,竟一脚踢在男人的小腹上。 韩萧云被扰的不厌其烦,一躬身,反手一个耳光,毫不留情地甩在她脸上,愠怒的低吼:“不自量力,你这是什么模样,你要是再敢动一下,我立马解除合约,你信不信,我遮住你的头顶,就让你不见天日。” 她怔着,咬牙忍泪,她是鱼肉,他是刀俎。眼前浮起父亲的容颜,根根银发,若隐若现,父亲的脸颊满是慈爱与沧桑宁阳信息港。 她绝望地看着他,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破裂在冰冷的空气里馅老满喋血长平。看到她眼里的退缩和软弱,男人舔着她的耳垂:“乖一点,你还想继续活下去,是不是?” 他冰冷的呼吸刺穿她的耳膜,凌如兮似乎认输了,闭上眼,颤抖的双手从他肩上滑下来,手指不经意触碰到他胸前的红润,韩萧云一阵颤栗。 他低吼一声,撕裂了女人的睡裙,扣住她的侧脸,狠狠地吻下去。她微颤的乳房如同一个羞涩的邀请,他咬住她粉嫩的乳尖,修长的手指强劲的扳开她的大腿,他的呼吸炙热,浓烈的喘息说明他开始享受,但身下的人,十指紧紧攥紧被褥,强悍的腰身埋在她腿间,身下的欲望如猛兽,杀机腾腾。戳原文链接继续阅读: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