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二战前线2他是她的万里海晏与河清,她却不是他的回头是岸。 她说晏清与清歌,生来便最为般配。-樱桃红小说

2018年06月27日 | 分类:全部文章 | 作者:admin| 浏览:64
他是她的万里海晏与河清,她却不是他的回头是岸。 她说晏清与清歌,生来便最为般配。-樱桃红小说

··········第一章:给她下跪磕头···········
屋内。
下人们将叶清歌的双手紧紧禁锢在身后,压制住她的双腿。
“好好跪下。”说话的男子穿着一身笔直的西装,容貌俊秀,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清歌,声音冰冷至极。
“凭什么?”叶清歌被人踢翻在地,头磕到了地板上,瞬间只觉得头晕目眩,脑袋一阵钝痛。
她死死盯着居高临下的男人,紧紧咬着双唇,拼命的挣扎,但力气实在太小。
黎晏清的眸子里尽是讥讽,声音冰冷刺骨:“你还敢问凭什么?要不是你,小荷怎么会双腿残疾妻情六欲,这些,都是你欠她的。”
下人们推着叶小荷进来,叶小荷坐在轮椅上,看向黎晏清,朝他盈盈一笑荟诗。
叶清歌闻言领主纪事,只觉得内心凄凉无比。
当年,叶清歌贪玩,玩乐途中突发意外,叶小荷为了救她导致双腿残疾。
自那以后,她便对叶小荷心存愧疚。
叶清歌少时便曾听说过黎家两位少爷的事迹,她在机缘巧合下见到黎晏清,对他一见钟情,便央求父母做主卡嘉莉女鞋,嫁给了他。
可她没想到这场婚姻不过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
自始至终,只有她一人被蒙在鼓里。
黎晏清深爱着叶小荷,并且因为叶小荷双腿残疾之事十分痛恨叶清歌。
他娶她,只是为了羞辱折磨她,为了替叶小荷报仇,让她生不如死。
“让她给小荷磕头,小荷不叫停不准起来。”
“我不!”叶清歌大叫,使劲的挣扎。
“摁。”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叶清歌的头被下人们摁倒在地上,一下又一下磕在坚硬冰冷的地板上,额头渗出丝丝血迹,她只觉得浑身疼痛难忍,皱紧眉目,强忍着泪水。
她抬起头来,身子微微佝偻着,惨然一笑:“黎晏清,你为了叶小荷,不惜让我给她下跪磕头,如此羞辱于我,可你别忘了,我才是你的妻子!”
黎晏清面色一沉,眸子在叶清歌身上停留了几秒,将叶清歌扯起来,捏起她的下巴,冷冷讥讽:“你真看得起自己,若不是为了小荷,多看你一眼我都觉得恶心至极,还敢自诩是我的妻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那句“什么货色”被黎晏清冷冰冰的口吻说出来,让叶清歌心底一阵抽痛,原先强忍着的泪水汇聚在眼角,眼泪悄无声息的顺着眼角滑落。
黎晏清看着叶清歌这副模样,厌恶的松开了手,推着叶小荷走了出去。
临出门前,又冷冷的吩咐了一句;“顶嘴一次,20巴掌。”
黎家家法甚严,自从黎闻予去世后,黎家的掌权人便成了黎晏清。
黎晏清雷厉风行,不允许任何人忤逆他,尤其是叶清歌,可偏偏叶清歌一次又一次挑衅他。
下人们一掌掌的打在叶清歌的脸上,叶清歌只觉得双脸红肿,火辣辣的疼。
最后一巴掌下去娘妻剧情介绍,叶清歌吐出一口血,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第二章:代孕工具···········
叶小荷依偎在黎晏清怀里,白皙的手指在黎晏清胸口上下游动,声音有些低落:“晏清,我多想和你生个孩子,只是我的身体……”
黎晏清伸出手指挡住叶小荷的唇,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冲她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小荷,既然叶清歌害的你双腿残疾,那就让她做些事情来补偿你。”
“你的意思是……”叶小荷停下手中的动作,嘴角笑意渐显,纯真无害的看着黎晏清,眼中闪过一抹得意。
“让她代,孕,替你生个孩子。”黎晏清语气温柔,笑容明朗,却莫名让人感觉后背发麻。
叶小荷听到黎晏清的话,在他的薄唇上落下一吻,两人相视一笑,但眼底可没什么高兴。
叶清歌在冰凉的地板上醒来,额头上还残留着血渍,她弯着身子手撑着地想要站起来,一道冰凉的声音响起,让她双腿一软,又跪了下去。
“谁给你的胆子站起来。”黎晏清一声怒喝。
叶清歌被吓着倒在地上后,挣扎着爬了起来,黎晏清的欺凌让她感到恼怒苏步青的故事,她咬牙,大喊道:“黎晏清,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奴隶!”
黎晏清冷冷一笑:“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用这种口气与我说话新井佑美。”
叶清歌倔强的盯着他:“我虽然爱你,但我也有尊严,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很好,叶清歌,你有胆量。”黎晏清冷哼,揪着叶清歌的衣服将她微微提起,便将叶清歌整个扔到了床上。
“你要干什么!”叶清歌满脸惊恐,使劲的挣扎着,双腿不停的蹬。
黎晏清将叶清歌双手禁锢在身后,用力一扯,叶清歌身上的衣服便被她扯的七零八落,露出白皙纤细的肌肤。
“不……不要……”叶清歌颤抖着声音。
身后的男人却毫无怜惜之情,只凌厉的在她裸露的肌肤上扫了一眼,大手一扬,扯开她最后的衣服,狠狠地贯穿她的身体。
痛,一阵漫过一阵的疼痛让叶清歌几近晕厥。
“小荷……”黎晏清禁锢着叶清歌纤细的腰,嘴里低声喊道
叶清歌趴在地上,死命的咬着牙,使劲挣扎,
即便是这个时候,黎晏清嘴里叫的名字也是叶小荷。
眼泪决堤落下,渐渐模糊了叶清歌的双眼,她脸色苍白,麻木的闭上眼睛,双腿不再挣扎,任黎晏清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叶清歌痛的昏死过去后,黎晏清才停下了动作,嫌弃的看了叶清歌一眼,冷冷的吐出几个字:“将这里清理干净,不准留下任何痕快乐的同桌迹。”
叶清歌佝着身子,一步步爬到黎晏清面前,扯着他的裤腿,抬起头,面色悲凉:“为什么这么对我?”
黎晏清侧过身子腺苷钴胺片,嫌弃的甩开叶清歌的手,一字一句的说道:“因为,小荷需要一个孩子。”
语罢,黎晏清决绝离去。
··········第三章:怀孕···········
叶清歌绝望的趴在地上,深深的看了一眼黎晏清离去的方向后,苍凉的闭上了眼睛。
即便,她早知道这场婚姻原本就是一场阴谋西牛贺洲,可她仍心生期待。
可他却连欺骗她都不愿意。
将那些血淋淋的真相摊开在她面前。
用无比恶毒的言语告诉她,她连自欺欺人的资格都没有。
那日过后,叶清歌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黎晏清。
直到,她怀孕了。
医生是黎晏清的私人医生,在确认叶清歌怀孕后,将事情告知了黎晏清。
黎晏清和叶小荷一起出现,他听完医生的话后冷冷道:“既然怀孕了就重新给她安排一间房,好生照顾着,务必让她生下健康的孩子。”
黎晏清说完就要走,叶清歌苦笑,匆忙拉住他的衣角:“黎晏清,你一定要这么绝情吗?”
黎晏清侧过身子,凌厉的目光扫过叶清歌,语气十分残忍:“要不是为了小荷,你有什么资格给我生孩子?请你时刻记清自己的身份,还妄想谈情爱,可笑。”
黎晏清推着叶小荷一路走远二战前线2。
叶清歌颓废的放下手朝门外走去。
她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产期临近,心里越来越不安。
叶小荷主动找上了她,指尖抚摸她的腹部,让叶清歌心里一阵发麻。
“叶清歌啊叶清歌,你可要好好保护你肚子里的孩子,毕竟,再过不久他就是我的孩子了,我会好好对他的。”叶小荷面带笑意,笑容十分渗人。
叶清歌见状,心里生出一丝恐惧,这是她的孩子,她不想给任何人,自己必须离开这个地方。
如水的夜,叶清歌才刚跑出黎家大门就被下人们围住,黎晏清迈着长腿朝她走来,目光凌厉:“叶清歌,胆子大了,竟然敢逃跑,给我关起来。”
黎晏清厌恶的松开叶清歌,由于力道太大,叶清歌被摔倒在地。
她低着头,皱着眉头捂着腹部,一言不发,被下人们拖走。
果然,还是逃不出去呀。
叶清歌虽然被囚禁了,但一日三餐极为丰富,黎晏清的私人医生也会每隔几日过来给她检查,下人们也对她极好,只黎晏清从未来看过她。
叶清歌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垂下眉睫,心中暗自苦笑。
黎晏清对她好,不过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罢了。
她确实想为黎晏清生个孩子,但是却不想以这样的方式。
她不想代,孕,更加不想把自己的孩子拱手送人。
叶清歌只要想到孩子生下来以后要送给别人,就越来越慌乱嘉利公关,内心的恐惧一日强过一日。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只是没有机会。
··········第四章:断腿···········
叶小荷再次找上叶清歌,她端坐在轮椅上,笑的十分纯良,一脸冷漠的看着叶清歌“我的好姐姐,其实我一直挺好奇,你是不是因为我双腿残疾之事对我心存愧疚,所以一再容忍我呢?”
叶清歌听完叶小荷的话,心里一颤,睁大眼睛看着她,眼神有些诧异和疑惑。
“你什么意思……”
叶小荷突然缓缓从轮椅上站起,捏起叶清歌的下巴,冷笑道:“你看到的意思。”
叶清歌脸色顿时吓的惨白,眼里尽是不可置信,说话也哆嗦起来。
“你……你的腿……没……”
“是啊,我的腿早就好了,你开心吗?起码我很开心僵尸宝贝,现在晏清心里只有我,再过不久,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叶清歌,只要是你的东西,我都会一点一点的夺过来!”
“为什么?”叶清歌睁着一双红眼睛死盯着叶小荷。
她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善良纯真的叶小荷会变成这样上原花恋 。
叶小荷眼神凶狠,咬牙道:“你还敢问为什么?你有什么资格问?我告诉你,只要是你喜欢的东西我都要抢过来,我就是要让你生不如死。”
叶小荷说完,就狠狠甩了叶清歌两巴掌。
叶清歌愣住,捂住自己被打肿的半边脸,就在叶小荷再想动手时,她抓住叶小荷的手腕,用力将她推开。
叶小荷气急:“你敢打我?你这个疯子!”
她上前揪住叶清歌的头发和她撕扯回来,两人一来一往,打的不可开交。
叶清歌和叶小荷均蓬头散发,衣衫凌乱。
“咔擦。”只听见一声响,叶小荷立马停下手中的动作,被叶清歌推倒在地。
黎晏清走进,眼神一紧迅速扶起地上的叶小荷:“你没事吧?”
叶小荷眼角挂着泪水,一脸委屈:“晏清,我只是想来看看姐姐,谁知她竟然发疯似的要打我,还说……还说要让我的腿再断一次……”
叶小荷依偎在黎晏清怀里,哭的梨花带雨;“我知道姐姐不愿意代,孕,可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从不知道姐姐会这么恨我,如果姐姐真的怪我,就再打断我一次腿好了,小荷绝不反抗……”
叶清歌抬眸,清冷的眸子转了转最后停留在黎晏清身上:“她撒谎101次抢婚!她的双腿根本没事,她是装的,就是为了博取你的同情,你千万不可以相信她。”
“够了!”黎晏清起身死死掐住叶清歌的脖子,面色铁青,目光凌厉无比。
“想不到你如此心如蛇蝎,害小荷双腿残疾还不够,死性不改还想再害一次,既然这样,那么,就把你的腿赔给她吧。”
“轰”黎晏清的话让叶清歌脑子一僵,她死死抓住黎晏清的手,企图挣脱掉他的禁锢,无果,疼痛蔓延她全身,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拖下去,把她的腿打断!”黎晏清的声音冰冷刺骨,比北方的冬天还要冷。
叶清歌双腿发软,踉跄跌倒在地上,她的头蓬松凌乱,脸色惨白赌王大战赌圣,心就像被戳了无数个洞,每个洞都锥心的痛。
“你一定要对我这样吗!”
“带走!”黎晏清毫不留情面。
··········第五章:死胎···········
叶清歌本是极清冷倔强的性子,从不会轻易任人欺负,只是一碰上黎晏清,她就变的卑微无比,仿佛所有委屈都抵不过他一个笑容。
她趴在地上,面色惨白,一只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腹部,眼睛直直的瞪着黎晏清,眼里满是哀伤。
今天正好是她怀孕五个月,她的丈夫却吩咐下人打断她的腿。
下人们听着黎晏清的吩咐,心想着叶清歌不受宠爱,惹得少爷厌恶,下手便没了轻重。
棍棒打在叶清歌腿上,她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呸,还挺有骨气。”
下人们见状利群网上商城,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啊!”这一棍用了十成的力道,叶清歌一时血气上涌,吐出一大口鲜血,腿上阵阵疼痛传来,痛的她快要粉身碎骨。
她侧过头愤懑的看了一眼身后挥着棍子的男人,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叶清歌被下人拖到黎晏清面前时已经痛的晕死过去。
她浑身是血,脸色苍白,即便晕厥手也一直紧紧捂着腹部,脚上全是捆绑的痕迹,一双腿一动叶不动。
黎晏清见到浑身是血的叶清歌眼里闪过错愕。
这场景让他的心里某个角落一阵疼痛。
他确实气愤,想要打断她的双腿,刘欣美可真当她浑身是血的倒在他面前时,他竟然有些不忍。
脑海里不自觉的闪过救她的念头。
“该死。”黎晏清咬牙切齿的咒骂了一句后赶紧将叶清歌送到了医院,医生见其伤势严重,立刻给叶清歌做了检查。
三分钟后,医生值班室。
医生拿着叶清歌的MRI检查报告:“患者的双腿有大面积积血,坏死,现在动手术的话,能挽救回来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三十。”
医生询问黎晏清是否要进行手术,黎晏清刚要回答。
护士急匆匆赶来告诉医生:“不好了,病人大出血。”
医生听罢,连忙赶去病房,此时的叶清歌仍在昏迷当中。身下的白色床单已经染成一片鲜红松乔体检,医生快步上前,取下听诊器仔细观察叶清歌的情况。半分钟后,医生摘下听诊器,肃穆道:“马上准备手术,让血库备好四千的血!快!”
叶清歌被护士推进了手术室,黎晏清迷茫的跟在身后,在护士的催促下签下了手术同意书。
黎晏清有些紧张,他站在手术室外来回踱步。
他不过是吩咐下人打断了叶清歌的腿,怎么会大出血。
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黎晏清攥紧了拳头,额头上有汗渍渗出。
这一刻,他内心有些慌乱,不由自主的担心起叶清歌来。
她会平安的,她一定会平安的。
黎晏清闭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懊悔当时不该意气用事。
医生给叶清歌进行了剖腹产,手术后,将孩子抱到黎晏清面前,面色十分凝重,略带遗憾和惋惜的说:“抱歉,我们尽力了,病人分娩之前胎盘提前剥落导致胎儿因病人大出血而出现了缺氧的情况,孩子……已经没有心跳了。”
“你的意思是……这是个死胎?”黎晏清不可置信的看着医生怀中的孩子,孩子面色平静,睡的十分安稳,一点都不像没有生命特征的样子。
“是的,非常抱歉,黎先生,请节哀。”
医生将孩子递给了黎晏清后嘱咐道:“黎夫人现在身体虚弱,黎先生应当以黎夫人的身体为重,这件事暂时还是先不要让黎夫人知道比较好,以免受到刺激,危及黎夫人的生命安全。”
医生走后,黎晏清抱着孩子站在病房门口,眼里满是痛惜。
他的孩子,刚出生就死去。
还没来得及好好看这世间一眼。
平复好心情后,黎晏清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了病房,看了看沉睡的叶清歌,将孩子轻轻放在她的枕头边。
··········第六章:抱走孩子···········
叶清歌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抱住床上的孩子,却见孩子紧闭着双眼,不哭也不闹,十分安静。
“这是怎么回事?”手术后的叶清歌脸色有些苍白,声音也透着几分沙哑和紧张,她睁大眼睛望着黎晏清,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
黎晏清看着叶清歌怀里的孩子,眼神有些自责,低声道:“孩子……是死胎。”
叶清歌听到“死胎”两字,胸膛跌宕起伏,呼吸十分困难,整个人都抑制不住的颤抖,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黎晏清。
“不可能,不可能!!”叶清歌睁大眼睛,拼命的摇晃怀里的婴儿,想让他醒过来,婴儿却始终紧闭着双眼。
“你骗我,你肯定是骗我的!我的孩子好好的,怎么可能死掉!”叶清歌越摇晃越绝望,将胎儿死死抱在怀里,指着黎晏清,目光呆滞,声音发颤。
黎晏清看着情绪激动的叶清歌,心里的内疚感更甚,语气也不自觉软了几分。
“孩子还会有的,把身体调养好才是最重要的。”
叶清歌笑容暗淡,悲戚的看着黎晏清:“黎晏清,这也是你的孩子,他死了,你就一点都不难过吗?”
“我难过孩子就能复活吗?死者已逝,你先养好身体,其它的事以后再说。”黎晏清眼神有些慌乱,匆忙望向别处,不知道怎么面对叶清歌。
叶清歌见状,突然冷静下来,眼里闪过若有若无的恨意,一字一句的说:“黎晏清,你真冷血。
黎晏清一愣,原本愧疚的心情顿时消了大半,反而有些恼怒。
他是疯了吗?竟然会对她心生怜惜。
他拽着叶清歌的手臂,眼神有几分凌厉:“够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叶清歌冷冷的别过头,将头埋在孩子胸膛,大哭起来。
黎晏清见叶清歌哭的没完没了,面色阴沉的从叶清歌手里抢过孩子:“你最好冷静点,他已经死了!”
“你要干什么!”叶清歌见孩子被抢,情绪十分激动,挣扎着要把孩子抢回来,却因为双腿已废跌倒在地上。
“带走他!”
叶清歌手足无措的看着黎晏清,眼里闪着晶莹的泪光,哀求道:“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
黎晏清听着叶清歌歇斯底里的哀求声,心里闪过不忍,但也只是转瞬即逝。
“我要带他去他该去的地方。”黎晏清淡淡的开口,抱着孩子,大步走了出去。
叶清歌眼睛瞪的大大的,死死盯着黎晏清离去的方向,泪水不断的从眼角涌出来,她只觉得浑身喘不过来来,心痛,痛的她鲜血淋漓死去活来。
她肩膀抖了抖,脸色惨白,血色尽失,却仍拖着残废的双腿一步步爬了起来,爬的十分艰辛,她想爬出去把孩子抢回来,可爬到门口时,她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护士发现倒在门口的叶清歌,赶紧将她扶到了床上。
叶清歌醒来后每日都不吃不喝,目光呆滞,嘴里不停的念叨孩子,念着念着就失声痛哭起来创卫手抄报,护士无奈只得轮流陪着她,以防止她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叶清歌又在医院住了几天,她支付不起高昂的医药费,再过几天就得出院,医生虽同情她却也无可奈何。
这日,医院病人众多,护士太忙便没再陪着叶清歌前夫滚开,叶小荷推着轮椅走进了病房。
叶清歌依旧目光呆滞的坐在床上,她双目红肿,显然已经哭了许久,所以她也就没看见叶小荷反锁门的动作和叶小荷手里的东西,以及她身后那条不停舔舌头的狗。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