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乡里妹子进城来从街头混混到身价500亿,他是最可能干掉腾讯的人!-管理心计学

2018年03月05日 | 分类:全部文章 | 作者:admin| 浏览:82
从街头混混到身价500亿,他是最可能干掉腾讯的人!-管理心计学
2002年,一个湖南娄底的乡下痞子带着他的全部“家当”:一个姑娘、一卷铺盖和2000块钱进京,在一个月租330元的地下室开始“北漂”生活。
2014年,他带着2岁的儿子到美国纳斯达克敲钟,现今公司市值近500亿,个人身家超百亿。
少年时,他是三天两头干架的混混;发家后,他仍会因为打车和人直接开打。他喜欢显摆,更喜欢人们不喜欢他显摆又干不掉他的样子……
他就是陌陌创始人唐岩。

湖南厂矿区的“小混混”
穷得叮当响也没怀疑将来很有钱
1979年出生的唐岩,从小在娄底的厂矿区“混”。少年时,看着港片《古惑仔》,和一群兄弟三天两头干架,塑造了他的性格底色:桀骜不驯、痞气十足、意志坚定。
大学修完建筑专业后,他在老家做了3年无聊的工程监理。在此期间,他泡在娄底的BBS,网名就叫“TMD”,个人签名写着:谁不崇拜我,我就打死谁。
他在论坛上写愤世嫉俗的青春小说、写杂文异域1945,怼天怼地怼傻逼,像一个孤绝的勇士。
2002年,朋友委托黄章晋推荐网易北京站的编辑人选,他第一个就想起了唐岩。“特别有锐气,灵敏,好学。”他向朋友介绍说。
于是,湖南娄底的“小痞子”出发进京,带着“一个姑娘、一卷铺盖和2000块钱”开始了新征程。
刚开始北漂,唐岩和女友别说房车,就连吃饭、住宿都是大问题。
在北京的第一个月,唐岩白天在网易北京站的东方广场上班,晚上挤在330元一个月的地下室隔间。发工资前一个星期,他经常没钱吃午饭,就去公司的茶水间灌一肚子免费的咖啡。
有一次,两人还因“要不要买10块钱的栗子”而冷战数天。
唐岩每晚必须踩点坐公交车回家,一次因太晚错过车,不得不坐其他路公交。一路上,他心惊胆战,不知道路线是否正确,犹豫了好几次硬是没敢开口问售票大妈。“心虚,我是个外地人包拯家训,说话有口音,害怕被大妈鄙视。”
坐立不安地站了好久,唐岩才确定自己坐错了车,于是赶紧下车,一个人沿着三环走了回去。
25岁生日,他和朋友在三元桥下面的一家小餐馆吃了顿生日饭。两人点了份10块钱的水煮肉片,吃了三大碗米饭,一共13块逃婚俏伴娘。饭后很是后悔,因为觉得没家里的好吃,不该出来糟蹋钱。

好在,凭借出色的工作能力,他很快摆脱了这样的窘境。
他做事雷厉风行,执行力强,老上司们形容他最强的能力在于抓住关键,可以在纷繁的事务中不做无用功。
“有他在,我睡得着觉。”老上司李勇说。
就这样,从网站部副总编辑,到网易评论频道主编、奥运频道负责人、新闻中心总监到总编辑,唐岩一步步“牛逼”起来了。
“他是那种即使穷得叮当响,也从没怀疑过自己将来会有很多钱的人。”朋友说。
在网易工资涨到5000时,他就敢买3000元的Diesel牛仔裤,还冠冕堂皇地教育下属,钱不是攒出来的,总能挣到。
在网易的8年,他和女友结婚买房买车。一开始,买黄色的福克斯,有钱了换奔驰,特斯拉刚上市,他又马上定了辆。
他喜欢显摆,更喜欢人们不喜欢他显摆又干不掉他的样子,包括前老板丁磊。

“装逼,就要装在外头,我不干那锦衣夜行的事儿。”他嘚瑟地说。
“官至”网易总编辑
辞职搞出“只和陌生人聊天”的陌陌
2010年3月,网易副总编方三文离职去创办“雪球”,这给原本打算老死网易的唐岩很大冲击。
再加上那时门户没落渐显,老板丁磊对门户已不上心,把精力都投入到“游戏”这个现金牛业务上。
他本想早早离职猛兽侠第二部,却被上司挽留又在网易逗留了几个月。为留住他,上司李勇答应他可以在职期间搞自己创业的事,于是他与几个老同事搞出了“陌陌”。

2011年8月,陌陌上线。当时微信、米聊等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应用已经推出,“陌陌”主打“只和陌生人聊天”打出差异性。
“我们为什么要和陌生人聊天?我的QQ关系熟人基本都是同事和行业圈,我有话和他们说在白天PC就说完了,为什么下班还要和他们聊?因此,我觉得和合适的陌生人交流对我是一个刚需。黄光宏
事实证明,这对许多孤独的都市人确实是“刚需”。
2011年8月31日,陌陌IOS版上线四周冲到APP,STORE社交类免费榜第3名;
2012年8月1日,陌陌上线一周年,用户突破1000万;
2014年2月7日奎尔德拉,陌陌注册用户突破1亿。当时唐岩和妻子正在美国的一个小饭馆出来,刷新后台时,看到用户数从8位数变成9位数,他高兴地抱起妻子转了一圈,“破亿咯!”
2014年12月,成立不过3年的陌陌在美纳斯达克上市,市值31.51亿美元,2岁的儿子替他敲开市钟,成纳市史上最小敲钟人。

上市后,35岁的唐岩从普通白领一举变成身家超7亿美元的富豪。
“感觉非常好,比所能想象到的,梦里想到的1000次还要好!”
抱阿里大腿躲微信攻击
年净利润1.45亿美元超微博
听起来,唐岩的成功像踩了狗屎运一样顺。实际上,在九死一生的互联网创业中,成功难于登天。对于陌陌,至少有4件大事是值得一提的。
1、作为“约炮神器”的陌陌痛并快乐着
基于地理位置的陌生人交友,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
在陌陌被调侃为“约炮神器”的几年中喷嚏大魔怪,唐岩的态度几经变化:从“我没有道德洁癖,能便利人类挺好”,到上市前怒斥“把陌陌用户定义为约炮人群,是智力的偷懒”一步步洗白。可以说,”约炮“印象对陌陌是把双刃剑,但激进富有想象力的唐岩,这把剑用成得心应手。
2、劲敌微信放弃陌生社交,神助攻陌陌
微信爆红后,许多人开始等着陌陌何时宣布死讯,没想到正是微信专攻熟人社交的战略,让陌陌飞升”上神”。
从2013年起,曾推出附近的人、漂流瓶与摇一摇功能的微信,转头搞朋友圈和公众号。专心做“陌生人社交”的陌陌瞬间海阔天空,2014年2月陌陌用户就过亿了。
3、机智地引入阿里战略投资
马云想动QQ、微信的蛋糕非一天两天了,自家搞了个“来往”没起色,干脆于2012年与2013年投资了陌陌,两次投入2500万美元。
引入阿里,对唐岩“造血”与对抗各路强敌至关重要。陌陌上市时,阿里占股超过20%,回报也是够偷笑了。
4、快速新增功能,艰苦卓绝存活、盈利
从兴趣小组、陌陌吧留言板,到广告投放、电商领域,唐岩和团队在变与不变间反复摸索,唐岩终于找到直播这个爆发点。

2015年第三季度,陌陌上线直播业务。2016年开年,唐岩将直播服务做了战略升级,调整成为主营业务之一,这一支柱给陌陌的营收和利润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做出调整的第一个季度,公司便实现5090万美元的营收,直播成为第一大来源。与此同时,其久未变动的月活跃用户也迅速攀升,增长至8520万。
这家公司天生具备“直播”的属性:平台上有大量美女,并且处处是冲动式消费场景。借助直播平台,陌陌先后捧红了阿冷、狮大大等网红主播,大把真金白银随即滚滚而来。
整个2016年,直播为陌陌贡献了26亿人民币的营收,今年第一季度,直播对于营收的贡献更是超过了80%。
尝到了风口的滋味,唐岩又赶忙来到了下一个风口。3月底,陌陌发布新版本7.6,整合了时刻和动态两个页面,汇总以短视频为主的内容,将原有的短视频模块整合放到一级入口“附近”的位置。
唐岩对于这次调整非常重视,称“视频化的使用场景可以为用户提供丰富的娱乐化内容”,并强调“陌陌将从一个交友性质的工具性平台,转型升级为一个社交泛娱乐平台”。
无论是直播还是短视频,唐岩更看重的是其带来的互动,以及背后社交关系的增长。
他不希望外界将陌陌视为一个约炮软件,或是直播、短视频平台,从头至尾,他的目标都是社交。

陌陌的每一次功能创新,都是看似“自大鲁莽”的唐岩,对人性的细心观察与观点输出。
百亿身家照样干架
不当“伟人”也不当学习榜样
2016年至今的一年多时间里,陌陌的股价翻了近乎6倍:最低时7.8美元(2016年2月19日),最高时45.95美元(2017年5月26日),其总市值也一度突破80亿美元大关。
唐岩持有陌陌26.3%的股份,身家早已超过百亿人民币。
但他仍然还是那个他,只是“财富让他自由了”催眠术圣经,让他更加释放自己的天性。

2013年,在北京因为打车的事,他跟一个陌生人直接干了一架。
他喜欢戴墨镜,“乍一看像黑社会马仔,接触下来才发现,是真正大哥级的人物。”罗永浩形容他。
老罗是他在圈中少数的朋友之一,有次看到老罗居然坐经济舱,他教育老罗“创业重要,生活更重要。”另外,他还看不惯老罗老是加班加点,有钱就要享受生活。
对于下属,他常是不耐烦,疾言厉色,但看到下属因加班去领外卖,他会偷偷给他付账。
对待朋友,他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投资老朋友黄章晋和罗永浩的创业项目,他从不过问,做好投资就是送钱的准备。
创业这些年,他甚少接受媒体采访,也几乎不到公开活动当嘉宾发表讲话。
他不喜欢媒体来采访他,但约见记者后,他会给记者也买张头等舱:“我之前也做过媒体,知道记者拿着很低薪水,就是那种采访对象坐头等舱,你在经济舱,登机之后一走两路的感觉,并不那么舒服的吧。”
对待他看不惯或者看不惯他的人,他常说话刻薄,喜欢挤兑人。
就在陌陌出现早期,丁磊也搞了个“易信“,后来就像大家看到的,老部下搞的陌陌风生水起,自家的却成炮灰。就在陌陌上市前夕,网易特地发表声明给唐岩“添堵”:指责唐岩在网易就职期间创业,并与妻子公司进行交易,突破职业底线等。
当时,双方站队人员互打嘴仗,反倒是痞子唐岩淡定得没回应。待到上市敲钟那天,他和投资人张颖对着镜头做了个“竖中指”的动作,不屑的样子被媒体解读为“疑回应网易”。
“我生到这个世界上,不当伟人,也不当学习榜样激励后边人,其他人怎么样关我什么事?”他说。
老上司李勇则说:“他热爱社会生活,热爱“升级”,物质、地位、财富从不掩饰。有些人可能对此产生不适,但也是这一点令他始终生机勃勃。”
附文:唐岩:创业一定是为了钱,但光想钱一定没用…
创业本身就是一件成功率极低的事,所以很多人对这种“高风险”是望而却步的。只有少数人能够坚持并享受,唐岩是其中一位。
他说:许多人告诉我创业失败率 99% ,不要被他们吓到。
虽然陌陌很高调w.h.奥登,但是陌陌的创始人却一直很低调,他几乎从不参加公司以外的活动。
在一次内部活动上,有人问唐岩怎么看待创业过程中的孤独以及财富的变化。
唐岩说,孤独是一定有的,而且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如果非要找一个解决孤独的办法那就是一个字:熬。
而对于财富,唐岩的态度更加明确,那就是:爽。
数据显示,陌陌在2016年第一、二、三季度的直播营收分别是1560万美元、5790万美元、1.086亿美元,分别占总营收的30.65%、58%、69.17%。这个数字出来,引发行业震动。
因此,自2016年Q1开始,每个季度的财报对于陌陌来说都是“史上最强财报”。
有专业人士称“按照单季利润规模算,陌陌在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里已经可以排进前六了,能排在陌陌前面只有腾讯、阿里、百度、网易、唯品会。”
悄无声息,从被人诟病的“约炮神器”到至今没有正面竞争对手的近80亿美元市值公司,所有最终伟大的公司,一路都是非常有争议性的。
随着与他深入地相处,你会发现唐岩的梦想非常大非常远,远远不止于外界给他和陌陌打下的那些标签。
创业心态
2011 年 3 月,我创立陌陌科技。之前和太太商量,没做成怎么办?她说那就再去上班。我又问,创业了就不想上班,怎么办?太太答,那就再创业。我再问,再失败能不能卖了房子?太太说,行,再试试。问到第 4 回合王馨可,太太说,那就离婚。我心里有了数,起码能试 3 次。
算算身家,加上股票,自己总共有一百来万人民币,应该够了。
团队最开始有三个人,除了我,另外两个是门户网站的产品经理与高级技术人员,都没开发过手机软件。因为最先做的是 iOS 版本,所以我们买了《 iOS 30 天速成》这样的教材,边看边写代码,而后加入的一名技术工程师也是在 QQ 群里贴小广告招来的。这就是陌陌创始团队的配置。
创业前我没想过具体的目标,比如什么时候上市,能赚多少钱。但我们的野心一开始就是瞄着一个非常大的盘子去的,就像腾讯一样大的盘子,创业之初,可能跟媒体不好意思说。不过我们和投资人是这么说的,三个小伙伴之间也是这么说的。
不是吹牛,是真的想做这个事。创业本身就是个成功率极低的事,那为什么不冲一个大的盘子去呢?反正都创业了,为什么非要做一个很小的事。
所以我想告诉你,不要被那些东西吓倒,那帮人(大公司创始人)动不动就跟你说创业失败率 99%尘劫录。哪怕你是万分之一,其他人失败了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啊?
我是觉得创业一定要为了钱,是奔着钱去的,你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钱,你要想明白一个道理。但是你光想着钱没有用,因为钱不会自动到你口袋里来,你想着把事情做好,但是目的还是为了钱,这是我的观点。
判断用户需求
刚做陌陌时我有两个判断。
首先我认为将来在移动端一定会有一个社交帝国。它有两种创造方式,当时大家都倾向于,一种像微信一样拷贝过来,把线下关系放到线上,因为这看上去是最靠谱、可能性最高的;但还有一种办法也 OK——它从开始就是一个移动端的东西,基于网络重建社交关系。
其次社交一定要从高端往低端做,不能反其道而行多蒙卡修。特别是重新建立一套用户关系时,从高端往低端做才能降低信任成本,所以我们最初的版本从iOS开始。如果一开始就做十七八岁的人群,等用户量上来后赵尔文,或者你的用户本身在成长的时候,再想从低端往高端走,蛮难的。
很多人认为深度的交友关系一定是以共同的兴趣爱好为主,我并不这么认为。以前我就挺疑惑这点,我问过很多人,你介意的是跟一个人到底去唱K还是去吃饭,还是跟什么人去第七个读者?往往是后者。所以,所谓的靠不靠谱实际是对社会身份的认可。
除了人性的判断,还有基于社会发展层面的判断。中国人很早以前是习惯社区社交的,比如原来体制内的大院、事业单位的大院、国企的大院。它们在城市化进程中慢慢破产了,但这个需求是存在的,而且随着社会流动发生了变化。
对于一线城市的陌陌用户而言,因为各种类型的北漂神奇女郎,沪漂已成为城市人口的大多数,他们在城市里的社交关系大多和我一样,只是同事圈和行业圈,这对于一个健康的社交网络而言,是很不人道与不能被满足的。
只和同事聊产品
其实我们的产品蛮搞的,陌陌是 2011 年 8 月 4 号上线,8 月 3 号微信就推出了 LBS 功能——附近的人,一天时间都没给我们。当时你别管我再怎么牛逼,肯定还是挺沮丧的。
但仔细一想,把自己的优势利用好就完了。大公司优势很多,但也存在市场细分的可能,不一定是非此即彼。微信跟我们不是一个维度的产品,它是把生活上的,移到网上,而陌陌是开放的、拓展性的人际关系。
除了在公司内部,我和谁都不愿意聊产品,也不喜欢混圈子。这个是做 O2O 的,那个是做互联网金融的,还有做手机游戏的,行业都不一样,我不觉得能给我产品上的启发和帮助。
这方面我只和同事们聊,因为大家都花了几年时间,每天都花了很多心思在上面。哪怕是我们的用户,他也不会站在我这个角度上去思考如何做一款这么多人使用的产品,他只会在意自己的需求。而且用户有很多东西是被误导的,创始人不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还有一些细节,参照别人也没有意义。
当时我们想要不要搞头像认证?我想了半天说不要,如果要搞头像审核这个产品肯定做砸了。通过 LBS 这种产品认识一个人,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弄个假头像有什么意义呢?如果对方说「 OK!那我们楼下见吧!」你怎么办?「 对不起,我的头像是假的,我现在长成这样。」
后来印证了我们这一判断,陌陌上用假头像的并不多。还有要不要用户验证,我最终选择了不要。我们不就是想还原一个真实社会吗?大街上哪有先验证我一下再搭讪的?
实际上我把陌陌这款产品的阶段论在最开始就设定好了:第一步是人与人点对点的沟通,第二步是群组,第三步是做内容的深层沉淀。
企业文化
我们不是一个太努力的公司,我之前和罗永浩说,公司 CEO 应该只做三件事,一是正确融资,二是在关键位置找到关键的人,三是定好大战略。其他事不该管的就少管,是为管理哲学。
上线初期,用户数刚到几百万,服务器宕机了,迟迟不能恢复。我问了才知道技术人员竟然在家联网抢修。老罗愤愤的说:悠闲到这种程度,真可气。
不过那都是创业初期的事了,但我还是认同创业不能靠加班,不过阶段不同了,就好像拍电影,开始很松弛,快杀青时你会越来越紧张,接近成品时根本不存在任何节点。你就想着赶快跑,节奏越来越紧凑。
在陌陌用户数破亿之前的那段时间,我每天至少工作 16 小时,7 点半起床,早餐后就直奔办公室,时刻保持着紧张的备战状态。
前期我一直都是这样一个自然调节的状态,后来有人建议说,我们应该有我们的企业文化。我是一个不喜欢跟人云山雾罩闲扯淡的人,因为很多公司的企业文化都有云山雾罩闲扯淡的味道,所以,直到我们上市,我也没有想过企业文化的事。但这个时候,我也觉得应该有。
后来,在大家提出的几条中维达沙宣,我最终选择了这五条:
第一条:要把陌陌变成一家官僚习气极低的公司;
第二条:我们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第三条:唤起潜伏在我们心底的创新意识;
第四条:对事不对人;
第五条:独立思考,不等于羁傲不驯,不唯上,不等于我行我素。
没有哪个公司可以靠企业文化变成成功的公司,但是,一个人人信奉并身体力行的企业文化,会帮助一个公司变成「好公司 」 。
做一个好公司,就像做一个好人。
从陌陌创立至今,我没在公司没发表过什么鼓动人心的讲话,真不擅长这个。如果说有管理,就是尽量让他们觉得有底,稍微慌一点的时候想着,还有唐岩呢,产品就在他脑子里,他知道该长成什么样。但是随着产品不断迭代,有时候我也没底。
和投资人打交道
我知道自己的团队「没有卖相 」,去见投资人的时候,他们问:以前做过什么?管新闻。管新闻能干什么?就是管哪条该不该上,标题怎么做。跟这个(创业)有什么关系拼时代?没关系。
还有人问:腾讯做陌陌这个事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不能因为这个可能性就不干了。也有人问:你觉得什么会颠覆微信?我心想,我要知道我不早干了。
其实投资人与创业者打交道,本质上人与人之间的事情,在这段关系中要势均力敌。当然,这不代表你在工作中对待投资方就可以玩世不恭了。乡里妹子进城来
在创业中相信你也会遇见这样的投资方,钱给少一点,但我给你资源。其实资源都是可以用钱买来的,商业社会中,钱就是作为一个等价物的交换。如果说有资源可以帮助你进行推广,但执行起来一定是有折扣的,但你给它100万说你帮我推,那就不一样。
总结以上,人都想八面玲珑处理每一个问题。但只有上帝才做得到。
所以,在我看来,尽量实事求是,直接一点,很可能整体效果还过得去,自己也轻松。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