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乐园追放他18岁之前没穿过鞋,07年成首富,2016年公司市值3000亿-大佬大牛传媒

2018年06月21日 | 分类:全部文章 | 作者:admin| 浏览:132
他18岁之前没穿过鞋,07年成首富,2016年公司市值3000亿-大佬大牛传媒

前言
商业丛林,暗黑世界。能穿透黑暗的除了阳光,还有心灵的光亮。商业世界没有堕落成欲望的战场,都是因为心灵的光亮。
内心有光的人才可能成为行业领袖。摩斯多次专访王石、王健林、宋卫平这三位地产行业最传奇的领袖,写过他们的重磅独家新闻,唯一遗憾是没有采访过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这4个人对地产行业影响深远,摩斯称他们为地产行业“四大天王”。
杨国强最突出的美德是谦卑,以谦卑之心为人,以谦卑之心做事。谦卑算不上王者风范,但是谦卑会有百川归海的能量。
人们记住杨国强的标签是“首富”,但这恰恰是他最不愿意被人记住的标签。他的内心有光。长期远离聚光灯,他是一个长期被低估的人。对他的低估,恰恰因为我们习惯高估自己。

1997年。
香港“四大天王”——张学友、刘德华、郭富城、黎明火遍全国时,人类历史上最宏大的城市化进程即将揭幕,房地产的春天不远了。那时,王石还没有闲心登山,王健林还没有让万达转型商业地产,宋卫平的绿城在杭州刚刚做出口碑,碧桂园在广东站稳脚跟、杨国强做了人生的第一笔捐助100万。
日后成为地产行业“天王”级的这4个人,当时只有王石和王健林有些名气。在这个中庸国度,特立独行、个性鲜明的王石是传统的反叛者紫油木叶,他的独特和光芒无法被遮盖;万达在地产上还没有建树,但创下55场不败神话的万达足球,让人们记住了王健林。

2007年。
万科成为住宅地产行业龙头,王石的声望处于顶点。
王健林正在走向通往商业地产之王的路上。万达广场大获成功,开创了中国特色商业地产模式,但商业地产的价值还要几年才被充分认识。
产品主义者宋卫平成为“品质教父”。宋卫平士大夫式的审美,以及他对品质的苛求,让绿城成为地产行业的苹果。
但2007年的新闻头条属于杨国强——碧桂园在香港联交所上市,杨国强家族登顶首富,成为2007年度财经事件。这也是地产行业的标志性事件:房地产行业上半场,抵达烈火烹油高潮的顶点。凭借5000多万平米的土地储备称霸行业,杨国强曾荣获“中国最大地主”称号,淘金者们深刻认识到土地的财富效应,此后引发了疯狂的“圈地运动”。
摩斯当时颇不以碧桂园为然,认为杨国强不过是运气好,赶上地产的火爆时光——就像后来某位互联网企业家说的,“在风口上猪也能飞”。但令摩斯意外的是,2008年万科曾对碧桂园做过一个详尽的调查分析,得出的结论是“碧桂园是值得尊敬的同行,在成本控制、管理效率等方面值得学习。”
想更多地了解杨国强,在万能的互联网上竟然搜不到他个人的东西,唯一的照片是这样的——一位乡土气息浓厚的大叔,有点笨拙,西装和他有违和感,很有包工头气质霍二叔。杨国强最初就是包工头,因为开发商无法支付工程款、只能以房抵款,因此阴差阳错进入房地产行业。房地产行业集中了中国最强大脑分歧终端机,能人辈出崔大林,为什么偏偏这个人成了首富?
杨国强
如果不是碧桂园上市,杨国强不会进入大众视野。这个突然闯上头条的陌生人成为媒体围追的对象。但奇怪的是张嗣义,他似乎有遁形之术,竟然像从前一样彻底从新闻里消失了,既没有在公众场合出席活动,也没有被任何记者抓住,更没有主动接受采访、分享成功秘密、做创业导师。在浮夸的地产行业,杨国强是个另类。他到底是故作神秘,还是有难言之隐,抑或真的不爱虚名?
2009年摩斯到广东顺德出差,带着好奇,顺便去探访了碧桂园。出租车司机指着远处的一栋别墅,说那就是“Boss杨”的家,聊天说到他在超市经常碰到杨的夫人和女儿,都很低调谦和,和普通人没两样。在发家的顺德北滘,乡亲眼中的杨国强没有什么神秘之处,同辈呼其为“强哥”,晚辈称其为“六叔”,朴实亲切如脚下的大地。
这次探访唯一的收获是国华纪念学校。学校门口写着创办者的一段话:“我不忍看天地之间仍有可塑之才因贫穷而隐失于草莽,为胸有珠玑者不因贫穷而失学,不因贫穷而失志,方有办学事教之念灾变之刃。”创办者就是杨国强。这是一所慈善学校,就读的学生来自全国,都是家境贫寒但成绩好的学生。杨国强免费为这些学生提供从中学开始所有的求学费用,注意,杨国强办学校用的是自己的钱而不是碧桂园公司的钱。

国华纪念中学
杨国强出身贫寒,18岁之前没有穿过鞋。高中因获得了政府几块钱的助学金才免于失学。据说他因此感念,对教育情有独钟。1997年他的第一笔捐助100万,就是资助贫困学生。2004年,他拿出2个多亿和羊城晚报合作,资助更多的学生。因为数额巨大白纹伊蚊,报社建议他办学,于是就有了国华纪念中学乐园追放。杨国强人生的引路人是大哥杨国华,杨国强进入建筑行业以及早期的发展,都有大哥的提携,但杨国华早逝。这所慈善学校也是为了纪念大哥。
和很多人锣鼓喧天地宣传慈善事迹不同,杨国强一开始都是匿名捐助,受捐助者并不知道他是谁,他对受捐者提出的唯一要求是受捐者以后也要尽力回馈社会。他的善举最终为人所知,是听了一位朋友的劝说,朋友说只有让更多人知道才能发挥更大的慈善力量。他听进去了。后来他更深入地参与到教育慈善事业中,他创办的国良职业技术学院免费为退伍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等进行职业培训,让他们有一技之长立身之本。他也积极地参与到精准扶贫事业中。这些年,他在慈善事业上一共投入了26亿。
杨国强几乎没有社会职务,但是他获得过8次“中华慈善奖”。在顺德,他的事迹广为人知,他的厚道有口皆碑。但是,离开顺德,至今很多人都不知道杨国强是谁。杨国强很像中国传统社会里的乡贤,热衷办学,脚踏实地解决问题,其朴素的道德观和责任感,成为乡土精神动力的来源。
这次探访,摩斯不但没有满足好奇心,反而更加困惑。在暴利心态的地产行业,杨国强对慈善的身体力行说明了他对金钱的态度。杨国强非常排斥别人说他“首富”、“巨富”,这些头衔对他来说是负担而不是荣耀。他在内部讲话中多次提到,“我们是社会财富的掌管者”,而不是所有者。
所以杨忠伟,杨国强家族2007年登顶中国首富,真的是因为他运气太好?
资本市场一直都有神奇的造富能力。2016年227只新股上市交易(以实际上市日期为准),24家企业成功借壳,造就了13位个人及家族持有A股市值超百亿的富翁。其中,圆通速递(600233.SH)的喻会蛟夫妇,世纪游轮(002558.SZ)的史玉柱均以超450亿的A股持股市值身家挤进第一财经《A股个人财富榜》前五,仅次于何享健及周群飞夫妇ct队员。(所有数据以2016年12月30 日当天收盘价为准)
第一财经《A股个人财富榜》是一份动态榜单,根据交易日当天收盘后的数据及时更新各富豪持股市值及榜单排名谢腾飞。榜单上财富所有人的财富数值,包括其直接或间接持有的沪深两市市值;以上市公司主动公开发布的数据作为财富估值的依据,数据来源包括但不限于年度报告、季度报告、招股说明书等。
纵观2016全年行情,上证指数在1月份遭遇了历史最差开局,全年行情都未能突破在1月份创造的最高点和最低点恒大嘉州城,主板与中小创走势分化更令股民赚钱不易,而新股市场的表现却可圈可点。
新股市场造就7位百亿级富豪
“2016年盈利全靠打新股,二级市场基本不玩了”,股民王先生表示,他从今年7月至今,5个月时间打中6只新股,盈利15万元雷有辉。
2016年A股市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处在一种磨人的底部缩量震荡形态,尽管二级市场行情惨淡,新股发行依然如火如荼。2016年IPO融资规模再创新高,一共有227家新股上市交易,两市上市公司数量突破3000家,很多幸运的新股中签人得到暴利的机会。
当新股进化成彩票,像王先生这样连续中签的股民无疑是幸运的,而这背后更大的受益者是谁?仅仅是股民吗?显然不是。每一次新股估值抬升背后,创造的一个个造富传奇背后最大的受益者是这些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从第一财经《A股个人财富榜》中可以看出,2016年上市的新股中,有7位富豪个人或家族持股市值超过百亿,他们分别是步长制药(603858.SH)的赵涛夫妇、汇顶科技(603160.SH)的张帆、玲珑轮胎(601966.SH)的王希成家族、裕同科技(002831.SZ)的吴兰兰夫妇、富森美(002818.SZ)的刘兵、崇达技术(002815.SZ)的姜雪飞以及飞科电器(603868.SH)的李丐腾。这7家公司除了飞科电器、玲珑轮胎上市时间相对较早,其他5家公司上市时间均不超过三个月。
步长制药的实控人赵涛夫妇以持股市值319.55亿元,成为过去一年IPO企业中身家最高的富豪。汇顶科技实控人张帆以持股市值221.98亿元,屈居第二。汇顶科技在2016年10月17日上市发行,上市后股价曾连续创下20个一字板涨停。
除此之外,玲珑轮胎的王希成家族、裕同科技的吴兰兰夫妇、富森美的刘兵、崇达技术的姜雪飞以及飞科电器的李丐腾个人持股市值都超百亿,具体的持股市值情况可访问第一财经A股个人财富榜(http://www.yicai.com/data/richrank/)。
企业实控人在公司上市后身家倍增的同时,握有少数股权的企业高管财富也水涨船高。如富森美的副董事长刘云华个人直接持股市值也达到71.53亿。
借壳上市世纪游轮最瞩目,史玉柱持股市值454.38亿元居首
2016年,A股壳交易市场出现了“冰火两重天”的局面,注册制的推迟和战略新兴板的搁置都给借壳上市创造了井喷条件,而9月份“最严重组新规”的出台,又将这团火降至冰点。
“借壳上市的运作难度越来越高,各路资金却热衷于加杠杆买壳,这看起来非常矛盾”, 一位从事并购重组的保荐人表示,这矛盾背后更多的还是因为国内A股市场高估值的巨大诱惑。
与IPO相比,借壳的成本更低、成功率更高、手续更简便。从上市公司停牌准备重组方案起,到证监会审核及正式实施,整个借壳周期一般只需半年到一年时间。与IPO相比,时间大大缩短,并且借壳上市的造富效应明显。
2016年,巨人网络借壳世纪游轮(002558.SZ)正式回归A股,据第一财经《A股个人财富榜》,世纪游轮2016年12月30日的总市值达到1010.33亿元,史玉柱本人通过上海巨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腾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间接持有世纪游轮市值361.97亿元,通过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间接持有民生银行(600016.SH)市值92.41亿元,史玉柱个人通过间接持股在A股市场的持股市值身家为454.38亿元。而2014年7月巨人网络完成私有化从纽约证券交易所摘牌时,股价终结于11.92美元,市值仅约28.7亿美元,个中差距即可知A股市场的诱惑力。
在第一财经《A股个人财富榜》上,12月30日史玉柱以454.38亿元的持股市值名列第三,紧随其后的快递公司圆通速递实际控制人喻会蛟夫妇,以451.01亿元的持股市值身家位列第四。
2016年是快递企业上市元年。目前已经登陆资本市场的五大快递巨头,除中通是通过IPO在纽交所挂牌以外,其余四家均选择了以“借壳”方式曲线上市罗尼库尔曼。截至目前,大杨创世已经更名为圆通速递(600233.SH),艾迪西更名为申通快递(002468.SZ),顺丰全面接管鼎泰新材(002352.SZ)iu银赫,被韵达借壳的新海股份(002120.SZ)实控人也已经完成了变更。借壳背后,这些上市公司的实控人身家也水涨船高。
据第一财经《A股个人财富榜》,喻会蛟夫妇通过直接或间接持股持有圆通速递451.01亿元市值擎科,申通快递的陈德军兄妹持股市值身家为278.72亿元,韵达老板聂腾云夫妇通过直接间接持有新海股份334.25亿元市值。
我们也可以大胆预想,顺丰速运正式借壳上市后又要造富多少人,王卫或有可能在A股市场的持股市值超过目前在第一财经《A股个人财富榜》以665.77亿元位居榜首的何享健父子?
借壳上市造就的另两位百亿富豪分别为ST金源(000408.SZ)的肖永明夫妇及(002147.SZ)新光圆成的周晓光夫妇。

摩斯听北大周其仁教授讲过一个印象深刻的故事。
战争年代,一位小战士在战场不小心跌倒,发现子弹在头上嗖嗖地飞,他贴地而行毫发未伤。“贴地而行”成为他的处世哲学,后来历经残酷的政治斗争他也毫发未伤,最终成为国家高级干部。
杨国强就是这样一个“贴地而行”的人,谦卑踏实,和大地连成一片。他的姿态足够低,低到让人忽略他、低估他。谦卑是他最突出的美德,这个美德让他有一种百川归海的庞大能量,这让他有机会成为地产行业的集大成者。
王石、王健林、宋卫平和杨国强,这4个人1950年代生人,对地产行业影响深远,可谓“四大天王”。四人个性不同——王石奔放洒脱,王健林铁血豪迈,宋卫平不羁脱俗,杨国强谦卑平淡。但四个人也有共同之处。杨国强亲自提炼的企业价值观是“做阳光企业”、“社会因我们的存在而更美好”。另外3人也有类似的表达,在价值观念上他们很接近。
最终支撑每一家公司前进的,不是方法论,而是价值观念。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念,就会有什么样的方法论,也就有什么样的发展路径。纵观全球,几乎所有的巨型公司的价值观都很像星桥桂花城,共同之处是它们都有使命感。
这4个地产行业的老炮个个都有使命感,使命感让他们比别人走得更远。

我一直有疑问,杨国强是否有宗教信仰。
他特别像马克思·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描写的资本主义精神旺盛时期信基督的商人,比如美国镀金时代的石油大亨洛克菲勒。
对财富的态度。杨国强生活简朴,当然是相对而言——和普通人比他是富豪,但是和买私人飞机和游艇的富豪相比,他很简朴,没有奢侈的喜好。洛克菲勒虽为巨富郭树忠,但简朴甚至有些吝啬,他认为自己是在为上帝保管财富,财富应该用到该用的地方。杨国强也认为自己是在给社会保管财富。
对时间的态度。杨国强惜时如金,部下描述他从来不是穿好衣服才出门,而是一边走一边穿衣服,他的每一分钟都是有意义的。新教不允许消极无为、空耗时间,损失时间就是损失为上帝增光的机会。宗一童洛克菲勒也是一个极勤奋的人。
对职业活动的态度。杨国强说“伟大在于细节”,要求小事也要努力做好。新教伦理笃信“自助者天助之”,倡导“恪尽职守、努力工作”的敬业精神。
杨国强和洛克菲勒最大的相似之处有两点,一是低调谦逊,一是对慈善的热衷。洛克菲勒的低调也达到神秘的程度,他远离喧嚣,外界甚至对他产生过很深的误解。洛克菲勒也是美国最大的慈善家之一。

杨国强被低估,其实是因为大多数人习惯高估自己。
我们高估自己,其实是因为自己无知。
他的谦卑,会让很多人汗颜。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