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乌木筷子他是位高权重、威武霸气的军中大鳄,据说,他不近女色,却把她给吃了-小香家书屋

2017年03月09日 | 分类:全部文章 | 作者:admin| 浏览:65
他是位高权重、威武霸气的军中大鳄,据说,他不近女色,却把她给吃了-小香家书屋
书名:燃烧军婚 全本完结6.99
他是位高权重、威武霸气的军中大鳄,据说,他不近女色,却把她给吃了。据说,他凶残无情,一脚就把投怀送抱的女人给踹飞,却小心翼翼地将她捧在手心里,倾尽宠爱,人称“护妻狂魔”。
而她只是一个名声不好的坏丫头,在她快堕入深渊的时候,是他拯救了她。只可惜,门不当户不对,她被迫带着肚子里的几个小球球离开。
幸运的是,她得到了一个牛破天际的位面交易系统,坏丫头开启逆袭致富之路,一步一步站上高峰,成为完美人生的大赢家,打脸啪啪啪。
【提示:架空现代,有皇室,1V1,甜宠,爽文,有萌宝】
作品标签:爽文、高干、护短、女强、军婚
====================
☆、1.第1章 羞辱
海城,白家。
奢华的大客厅里,一对年约四十多、衣着华贵的夫妻,正一脸严肃地端坐在上首位。
他们是白家的掌权者白正锋,和他的夫人孔曼。
在白正锋夫妇的面前,站着一位衣着普通、长相却清丽绝伦的少女,她的名字叫---沈青葱谁是大擂主。
沈青葱的身边,还站着一位清俊不凡、眼神清澈干净的男子。
他,是白正锋的独生儿子---白向阳。
此时,白向阳正一脸着急地看着他的父母,满眼全是祈求,求他们不要伤害他身边的这个少女。
白正锋和白夫人今天特地邀请沈青葱过来,就是为了让沈青葱明白,他们的宝贝儿子白向阳马上要和市长的千金订婚,你这个穷丫头,最好识趣地赶紧离开,不要再缠着他们的宝贝儿子,否则,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
白夫人一双凤眸微微上挑,睥睨着着沈青葱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带着一股子高高在上的鄙夷和不屑。
她语带轻视地对沈青葱说,“沈青葱,我看你也是一个聪明人,我白家是什么门户,你又是个什么身份岬童夷,相信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今日我们夫妻请你过来,是想当着向阳的面,跟你说清楚几件事……”
说到这里,白夫人顿了一下,想看到沈青葱一脸害怕的样子,结果,却只看见沈青葱面不改色,淡定如初,一副我看透了你的似笑非笑的表情,她的心里很是不快,脸色更是一沉,语气又不由自主地加重了几分。
“第一,我家向阳即将要跟市长千金宋家大小姐订婚,还请沈小姐不要再缠着我家向阳。”
白向阳急急叫道,“妈!我不同意订婚,你别再说了!”
他害怕他妈再这样说下去,他和青葱就真的完蛋了双槽细度计。
但他却阻止不了白夫人。
白夫人只是冷冷地睨了儿子一眼,就继续说道,“第二,向阳说他喜欢你,你也陪着向阳玩了这么一段时间,所以,我们愿意替向阳支付你一百万元的陪玩费,以你的资历来说,这一百万元的陪玩费,也不算少了吧?”
“妈,你在胡说什么啊?求求您,您别再说了,行吗?”白向阳快哭了。
白夫人却完全不理他,还要准备继续说下去,“第三……”
沈青葱伸出纤掌一挡,示意她不用再说了。
她那清冷悦耳的声音也缓缓地响了起来,“白夫人,你不用再浪费口舌,我想,我也有必要跟你们说清楚几点,第一,说真的,你刚才所说的,和你所做的,除了降低你豪门夫人的水准和格调以外,你以为,你这么说,就可以打击和污辱到我吗?如果你这么想,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也别小看人,指不定以后,你也会有求别人的时候!”
沈青葱清冷的眸子透着像是能看透一切般的冷芒,白夫人被她这么紧盯着,感觉头皮一麻,背心也有些发冷。
她忍不住又在心里暗骂道:“这个沈青葱,实在是太嚣张!太猖狂了!真该找人好好教训教训她!”
沈青葱微微勾唇,继续冷笑着道,“第二点,你说的这一切,我心里很明白,非常非常地明白。我也可以告诉你,我和向阳在一起玩,那是因为,我觉得和向阳在一起,我能得到开心和快乐。所以,你说他在玩我的同时,那我是不是也在玩他?所以,你不必付什么陪玩费,我们只是在一起玩而已!”
沈青葱把那个“玩”字,咬得特别重。
☆、2.第2章 位面交易系统
白夫人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沈青葱,在看到她那张清丽的脸上带着明显的、不容人污辱的冷傲和嘲笑时,她气得猛地站了起身,伸手指着沈青葱,咬着牙,恨恨地说,“好!好一个沈小姐,你可真是牙尖嘴利啊,很好!真的很好!”
沈青葱淡淡一笑,继续给她补刀,“不用白夫人强调,我也知道我很好!你就放心吧!虽然向阳他人是很好,但我一直把他当朋友,所以,你也完全不用担心,我们会有成为一家人的那一天!再见!哦,不,最好是……永不再见!”
说完,沈青葱毅然转身离去。
那个纤细高挑的身影,透着一股傲然的倔强和不服输。
他们看不起她,她又何尝不是看不起他们!
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就可以欺负人,羞辱人了?
没错!她现在是一个穷丫头,可只要她愿意,她很快就能成为有钱人!只要她愿意,她很快就能凌驾于白家之上。
区区一个白家,有什么好骄傲的?
沈青葱轻叹一声,伸手摸了摸印在手腕上的那个小小六角星图案。
这个她从地摊上淘来的宝贝,就是一个来自外星的位面交易系统,也是她崛起的资本!
沈青葱大步走出了白家的大门,抬眸看向那晴朗的天空,阳光灿烂得有些刺眼,但却扫不去她心中的阴霾,挥不去心里那燃烧起的浓浓战意神医傻妃。
“青葱,你等等,等等我,青葱,青葱,青葱……”
听到身后传来白向阳急切地呼唤,沈青葱停下脚步,她回过头去,看着这个性格单纯的阳光男孩,清冷的眸底闪过一丝怜惜。
白向阳是个好的,只可惜,他有这样刻薄势利的家人,她还真的高攀不起。
白向阳急急地跑到她的面前,一脸愧疚地看着她,“葱葱,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妈她会这样的,我替她向你道歉,对不起!你原谅她好不好?”
他那双又黑又亮的眸子,竟然盈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让他看起来,更是纯真如同乖巧的小兽仔一样,让人不忍心去伤害他,也难怪他的父母会如此护着他。
她,又何尝不是当他像亲弟弟一样护着?
只可惜……
沈青葱朝他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向阳,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的!你是我的朋友,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甘霖的意思,我很清楚。至于你妈妈……站在母亲爱护儿子的角度来说,她也没有做错,她希望你能过得更好、更幸福!我不会怪她的!”
她默默地在心里补了一句:“我只会努力提升自己,以后再用自己创下的成绩,来打这些人可恶的嘴脸。”
白向阳看着她清丽的脸上扬起的温暖笑容,就是这样温暖又淡定的笑容,让他如中了罂粟毒一般地上了瘾。
但现在,她清淡的笑容,却让他感觉到了一种陌生的距离。
他有一种预感,她这一去,他们此生,怕是再没有可能在一起了!
白向阳心急地执起她的手首领小夫人,一脸急切地说,“青葱,我们不管我妈好不好?哪怕我不要这个身份,我也要跟你在一起!葱葱,我不怕吃苦的!为了你,我吃什么苦都愿意!”
☆、3.第3章 别轻视她
沈青葱却轻轻地拉开了他的手,柔声轻道中华管乐网,“向阳,我们现在都还太年轻,我才十八岁,你也不过才十九岁,我们以后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和奋斗,才能让自己过得更好。现在,不是我们该谈感情的时候,对不起!我要回家了,再见!乌木筷子”
听着沈青葱毫不犹豫拒绝他的话,再看着沈青葱决然而去的背影,白向阳只感觉,心里慢慢被一种叫绝望的情绪所包围。
这一次,沈青葱将会彻底地走出他的生命,永远不会和他在一起了。
一想到这,白向阳的双腿就瞬间软了下去……
那奢华大厅的落地玻璃窗前,白夫人看着自家儿子为了沈青葱,竟然表现得这么窝囊和不争气,气恨地直跺脚。
她的嘴里也开始毫无风度地谩骂起来,“这个小贱人,想进我白家的大门,她休想!你说说,她到底是给向阳下了什么药啊,竟然能让向阳对她如此痴迷不悔?”
白正锋淡淡地睨了她一眼,“你也别把自己看得那么高,你儿子现在,指不定还真的配不上这个沈青葱呢!”
白夫人猛地回头,瞪大眼睛看着自家老公,厉声质问,“白正锋,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你这样说自家儿子的吗?她不过就是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我家向阳这么好,哪里配不起她了?”
白正锋目光锐利地看了她一眼,“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没有一点眼力劲,喜欢狗眼看人低!我一向都跟你说,不要轻视任何一个人,哪怕他今天是一个乞丐,明天也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大富翁,多与人为善有什么不好?你偏喜欢摆臭架子,自以为是,你还真以为白家很厉害,天下无敌啊?你省省吧!咱们白家也就在海城这里有点脸面,走出海城去,有谁认识你?”
白夫人被他的一顿海削给骂得气结,胸膛一起一伏,脸色也铁青。
白正锋却还在那里继续说道,“你再看看这个沈青葱超新星闪光人,她从进咱们家门开始,她的气度,她的表现,你真觉得,这个女孩子会一直普通下去吗?一个十八岁的少女,怎么会有这样逼人的气度和风华嘉碧仪?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白夫人心里一震,慢慢想着沈青葱刚才的表现,不管她的心里再怎么不甘,再怎么不情愿,再怎么不想承认,她也不得不认同白正锋对沈青葱的这个评价。
说真的,如果今天她不是白向阳的母亲,她也会很欣赏这个沈青葱!
这个沈青葱的身上,确实有一种不容人忽视的气场。
也许,她以后还真的能有所作为。
不过,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等她沈青葱崛起的时候,这黄花菜早都凉了,指不定她儿子早和人家市长千金生娃了。
出了白家别墅的沈青葱,打了辆的士,回到龙园的九号别墅。
龙园的九号别墅,是她名义上的家。
从严格上说来,这是她爸爸委托帮忙监管她的军长大人萧驰风为她安置的家。
只不过,监管她的这个军长大人一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秘得很。
☆、4.第4章 军长驾到
这三年来,沈青葱也没有经常见到他,每一次见他,他都是行色匆匆,还总是对她板着一张面瘫脸,丢下几句让她乖乖听话、不要惹事之类的话,转头就又走了。
其他的时间里,她有什么需要的时候,通常都是由他的秘书巩晨来和她接洽,相对来说,她和巩晨的关系,还更熟悉一些。
今天到白家折腾了这么一回,沈青葱感觉有些心累。她准备回到家以后,就好好地睡一个大觉,把今天消耗的精神气给全补回来盒装美人。
回到九号别墅,青葱没有发现车库里多了一辆黑色悍马,她伸出食指,对准那电子锁“哔哔哔哔”地按着密码,听到“嘀哒”一声的开锁声,她便伸手推开了大门,直接踏了进去。
在换鞋的当口,她的目光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客厅。
当她看到那个穿着一身毕挺的军装、正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坐着,还翘起了二郎腿,微眯着那双狭长凤眸瞪着她的男人时,沈青葱瞬间瞪大了眼,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他、他、他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萧驰风眸光深邃地看着那个清丽明艳的少女,就这么以娇憨呆萌的模样傻愣在那里,目光呆呆地看着他时,心里突然跳了一下,那个干扁瘦削的黄毛丫头,什么时候已经长成这么清丽娇美的小模样了?
他突然感觉喉咙有些干渴,轻咳了一下,沉声训道,“傻愣着干嘛?还不快点过来!”
听到他的低吼,沈青葱被他惊吓跑的魂儿这才归了位。
她赶紧换好了拖鞋,走到他身旁的长沙发上,像个学生见老师一般地规规矩矩地坐了下去,又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了他一眼,这才试探着问,“您、怎么来了?”
他冷冷地睨了她一眼,突然很讨厌她对他表现出来的这种陌生感和距离感,心情不悦的他,语气也极为不好,“我高兴,不行吗?”
沈青葱心里一塞,淡淡微笑,“行!当然行!这里是你的地盘,你爱来便来,爱走便走……”
沈青葱的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她觉得自己有些逾越了。
是啊!这里是他的地盘,正是因为他的善心,她才有现在这个这么奢华的“家”,她应该感激他,而不是与他针锋相对的。
难道真的是她的舒服日子过得太久,从而忘记了以前的苦日子?从而忘记了妖冥药尊,这个坐在她旁边的冷酷男人,只是好心收养她的金主,而不是可以包容她任性撒泼的亲人?
不对!就算是她的亲人,也不会包容她,只会抛弃她。
如果不是妈妈早死,如果不是父亲娶了后妈,如果不是后妈容不下她,她又怎么会沦落到如今这样寄人篱下看人脸色过日子的境地?
沈青葱突然感觉有些意兴阑珊,任性地不想再敷衍他,朝他低低地说了一声,“对不起!我有些累了,先上楼休息了。”
说完,她便迅速站了起身,朝二楼的卧室走去。
关上门,她靠在门背后,突然便红了眼眶疼你的责任。
☆、5.第5章 霸道的萧驰风
这种寄人篱下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只要她一天住在这里,在心理上,她就会自卑,感觉低他一等。
平日里,萧驰风不在,她还可以自我安慰,这里很好,很奢华,什么都有,她想要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缺了什么,只要一个电话,就马上有人会帮她搞定,真的挺好,挺好的。
可一旦这位军长大人回来了……
他想要在这个家里干点什么,她就完全没有置喙的余地。
面对强势又霸道的萧驰风,她只有听话和顺从的份。
听说,当年是她的父亲沈大强救过萧驰风一命,在她和后母闹得不可开交、就快到不死不休的时候,父亲才将她托付给了萧驰风。
而萧驰风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托付,确实很尽责地照顾她,尽其所能地给予她最好的一切,虽然不是他亲力亲为,但巩晨等人都是在他的授命之下照顾她的。
对于这个在她人生最失败、最低谷的时候,拯救她逃离苦海的男人,她是打心眼里感激并感恩的,她也将这份大恩深深地铭记在心,一直在想着,等她有能力的时候,她一定会报答萧驰风!
可是,这并不等于,她就不讨厌这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这是两码事。
就在沈青葱快要收拾好心情的时候,敲门声“得得得”地响了三下。
她的心脏一紧,本能地感觉,外面站着的人,肯定是萧驰风。
她轻蹙起眉,想起他对她一向以来的严厉,心脏又是一缩,真的一点也不想面对他啊!
“沈青葱,快开门!”
虽然跟他真正面对面的时候不多,他们之间,多数时候都是用电话在交流,但沈青葱也知道,一旦萧驰风喊她全名的时候,就是代表着他已经进入不高兴的状态,你要再忤逆他,可就要做好准备,接受他的惩罚。
记得萧驰风刚从沈爸的手中接收过她,成为她的新监管者时,沈青葱还是一个“不良少女”,沈青葱还是一个“不良少女”。
在后母压迫之下的她,很叛逆,就喜欢跟家长对着干,对于萧驰风这个接收了她的陌生人,她也像刺猬一样,想用身上的尖刺狠狠地刺伤他,让他不要再试图来管教她。
结果就是,她被丢到了军营里,每天接受最残酷的训练和惩罚。
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她已经记不清楚,那三个月里,她偷偷流了多少泪,暗暗扎了多少个小人,又对着墙角划下了多少个圈圈来诅咒他。
那一次的教训,刻骨铭心,也让她认识到了萧驰风的霸道和厉害。
如今再一听他喊“沈青葱”,沈青葱马上打开了门,带着一点小讨好地看着他,笑眯眯地问,“萧大哥,有事吗?”
萧驰风一看到她那娇俏可爱又带着一点小讨好的笑容,就感觉心里的气瞬间落了下去,声音也不禁柔了几分,“今天是你十八岁的生日,走,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给你好好庆祝生日。”
沈青葱眼睛一亮,“你今天有空陪我?”
萧驰风点了点头,看了一下表,“十分钟下来,我在外面等你。”
☆、6.第6章 他心疼她
沈青葱马上向他敬了一个礼,高兴得大声应道,“是,长官。”
萧驰风看到她那俏皮的模样,一向面瘫的俊脸,也不禁闪过一丝温柔,唇角也微微勾起,转身大步离去。
沈青葱看着他高大坚毅的背影,伸手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赶紧回了房间,以最快的速度换了一身仙气十足的白色刺绣蕾丝仙女裙,高腰修身的设计,将她已经发育得非常好的玲珑身段,完全地展现了出来。
这身衣服,是巩晨送过来的。
据巩晨说,这衣服是萧驰风亲自设计,让人给她订制的。
她是第一次穿这条仙女裙,配上一头乌黑及腰的直长发,戴上那珍珠发夹,浑身透着一股十八岁少女特有的清纯和亮丽。
虽然她照着镜子的时候,感觉这一身打扮还不错,但心里却还是有些忐忑,不知道萧驰风会不会喜欢她这样的打扮?
当她一步一步地走到萧驰风的面前时,就紧盯着他的反应。
说实话,从她个人而言,她更喜欢宽松舒适的休闲女装。
但她也知道,萧驰风一向喜欢她装成现在这样的淑女样,从他让巩晨给她配制的那些衣服、鞋子和首饰就知道了,他这是一心想要将她打造成一个优秀出色的名门淑女。
哦,不对,这几年,他不仅给她请了琴、棋、书、画、插花、茶艺等等各种才艺老师以外,还特地给她配了一个古武师傅。
且每到寒暑假,她都必须去部队报到。
他这是想要将她培养成文武双全、上能打遍天下无敌手、下能干倒一票励志女的全能型淑女啊!
待在看到萧驰风的眼底闪过一抹惊艳时,沈青葱这才松了一口气,朝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又俏皮地朝他眨了眨眼,娇声问道,“萧大哥,我好看吗?”
萧驰风点了点头,“好看!上车吧!”
沈青葱迅速坐上副驾位,侧眸看着萧驰风,看着他动作利落地启动悍马,朝着别墅外的方向疾驰而去。
她却忽略了,萧驰风那微微泛红的耳垂。
他的内心远远没有她想像的那样冷漠淡定,被一个如此好看、又一直被自己照顾着的少女给紧盯着,哪怕是纵横沙场的萧驰风,也感觉有些失措,他那颗一向淡定冷硬的心,好像有开始融化的迹象。
萧驰风其实知道沈青葱这清纯娇憨的外表下,有着一颗小魔女的心。
他记得,三年前,当沈大强将沈青葱带到他的面前时,沈青葱那是完全一个非主流的、像个男孩子一般的形象,顶得一头短短的寸发,穿着一件印有骷髅头的T恤,一条带着破洞的牛仔裤,脚上套着一双同样印着骷髅头的黑布鞋。
最让萧驰风感到头痛的是,这个年仅十五岁的丫头,那眼里,有着一种不顾一切的不在乎,像是就算此时你让她去死,她都会毫不害怕一样的不在乎。
当一个小小的少女,却摆出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时候,萧驰风竟莫名地感到一阵心疼。
在那一刻,他心里对前来求助的沈大强,是有意见的。
☆、7.第7章 将她托付与他
作为她的父亲,沈大强到底给她提供了一个什么样的家庭环境,才会让这个孩子变得没心没肺、无所畏惧、对什么都毫不在乎?还像一个小刺猬一样,关闭了自己的心房,张着一身的刺,倔强却又骄傲地活着?
他之前有听沈大强说过,青葱的妈妈在她10岁的时候就生病死了,他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她,兼顾不来,他就把女儿送到乡下,让青葱的爷爷和奶奶带她,青葱一直在乡下呆到了她考上初中,沈大强才接她回了家。
可那时,沈大强已经再婚,娶的女人也就是青葱的后妈梁丝丝。
梁丝丝是带着一儿一女嫁进来的,在沈青葱没有回家之前,他们这重组的一家四口,倒是相处得很和睦,像是真正的一家人一样。
可沈青葱这一回来,梁丝丝就感觉好像是自己的领土被人给侵犯了,他们这幸福的家,也被她给破坏了。
梁丝丝看青葱百般不顺眼,在沈大强不在的时候,对她动辄就骂,怎么难听怎么来。
沈青葱可不是一个软包子,她的性子,是遇善则善,遇软则软,遇强则强,遇恶则恶的,你这后妈想要收拾她,她自然也不会甘心就这么被你欺负。
结果就是,青葱和后妈天天吵,天天斗,而后妈的一儿一女超人马大姐,自然也是帮着他们的妈,经常在沈大强不在家的时候菅山薰,他们一家三口压着打青葱一个。
他们那一家三口很聪明,打人不打脸,专往她身上看不见的地方掐。
沈青葱开始还向沈大强投诉过他们,可沈大强却反而骂她,渐渐地,她就越来越不喜欢回家,和一帮小太妹泡吧、飙车、喝酒,成了他们那个小区出了名的“不良少女”。
后妈天天幸灾乐祸地在沈大强面前告状,沈大强越来越不喜欢这个不懂事、不听话的女儿,甚至有时候,看到玩世不恭的沈青葱,他还真想拿皮带抽死她。
如果不是沈青葱的成绩一直没有落下,恐怕他真的会抽死她的。
沈青葱感觉度日如年,这样难熬的日子,一直维持到她考上海城的重点高中为止。
梁丝丝见沈青葱考上重点高中,当然很不高兴,她直接说家里没钱,供不起她,让她退学去打工。
沈青葱当然不同意,吵着吵着,双方就又开始动起手来,大战了一场,又是三个打一个,气狠了的沈青葱,愤怒地拿起茶几上削水果用的水果刀,直接就朝梁丝丝的手臂刺了过去。
梁丝丝当场血流如柱,连呼救命。
沈青葱没想要她的命彦晞,就是想教训教训她,所以只刺了她的手臂。
但这件流血事件,却让她的父亲沈大强对她完全绝望,觉得再不管教管教这个女儿,恐怕她就要到监狱里去忏悔了阿拉加斯加 。
无奈之下,想来想去马布岛,沈大强想到了萧驰风。
当年,他还未转业的时候,阴差阳错地在部队里救了刚入伍的萧驰风一命,萧驰风一直记着他的救命之恩,到现在,还逢年过节都给他送礼物。
沈大强打听到萧驰风现在还留在海城那边的部队里,且还当上了军长,刚好沈青葱考上的重点高中也在海城,他便想将沈青葱托付给萧驰风照顾。
☆、8.第8章 他亲了她
在沈大强想来,只有让沈青葱远离了这个家,这家里的矛盾才能解决。
只想着要快点从这种生活里解脱的沈大强,完全没有想过,他对女儿的这种抉择和推离,会给沈青葱带去多大的伤害和痛苦。
就算他以后想弥补,沈青葱也不会再给他机会了。
萧驰风听明沈大强的意思,一口答应了他的请求。
就这样,负责照顾沈青葱的人,从沈大强变成了萧驰风。
“到了!下车吧!”
萧驰风拍了拍她的肩膀,将沈青葱从回忆中惊醒了过来。
她看着近在眼前的这张俊脸,突然感觉眼睛有些湿湿的,如果不是他,她现在真的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想到他这三年来对她的严厉,还有细心的照顾,沈青葱突然张开手,一把抱住了萧驰风,在他的耳边哽咽着说,“萧大哥,谢谢你!”
萧驰风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女幽香,全身僵硬。
他犹豫了一下,这才伸出双手,将她娇小玲珑的身躯抱入怀里,语气带着一点僵硬,低低地安慰她,“小青葱很乖!很好!项茜乔
听到他的表扬,沈青葱的心花瞬间怒放。
她紧紧地抱着他,就像抱着全世界一样,又娇娇地蹭了蹭他的脸膛,叹息着说,“萧大哥,只有你觉得我是个好的。”
他笨笨地安慰她,“不会,小青葱是最好的,以后他们会知道。”
沈青葱又被他瞬间给激励了,用力地点了点头,“嗯,我是最好的!我一定要成为最好的!萧大哥,我不会给你丢脸的!一定不会!你要相信我!”
看着她那一脸认真严肃的小俏脸,还有那双黑亮黑亮的眼睛写满的自信和坚定,萧驰风控制不住地低下头,在她的额上印下一吻,“嗯,我相信你!”
感觉到额上传来的温润触感,沈青葱的双颊瞬间爆红。
萧大哥亲她了!
萧大哥亲她了!!
萧大哥亲她了!!!
沈青葱只感觉心脏“嘣嘣”狂跳潜规则婀娜 ,好想跳起来,大声地欢呼狂叫几声,以此来表达她心里的激动和兴奋。
不怪沈青葱这么兴奋,在她的眼里,萧驰风真的是一位顶天立地的男人!让她又敬、又爱、又有一点点的畏惧!
她每一年寒暑假在军营训练的时候,都能从那些当兵的嘴里,听到萧驰风无数的英勇故事。
他曾连续五年夺得“兵王”称号。
他曾深入边境,一个人就捣毁了三角洲最大的毒窝。
他曾远赴亚马逊原始森林,一个人对战一个国际级的佣兵团,将国家至宝给夺了回来。
他带出来的尖刀兵团,所向披靡,所出的任务至今还没有一次败绩。
他是军中最耀眼的那颗星星,是军中的不败战神。
他是人人眼中的未来大将,是将要执掌华天帝国的继承人。
他的功绩,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十八岁的少女,谁会没有一个浪漫又美好的爱情梦?
像萧驰风这样的军中传奇,长得又是那样俊美不凡,家世又是最顶尖的好,为他疯狂的世家名媛都不知道有多少,她又怎么可能不对他动心和倾慕?
☆、9.第9章 只想和他在一起
只是,他们的距离差得太远,沈青葱也一直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感情。
她不敢奢望,心里总想着,只要把他当哥哥就好。
可现在,萧驰风的这一个吻,却将她的心防瞬间打开。
他给了她幻想的机会,让她控制不住地开始在心里猜想着,难道……萧大哥也喜欢她?
萧驰风见她傻愣在那里,就这样呆呆地看着他,忍不住又亲了她一下,“小呆瓜,你要看到什么时候偷烧鸭?”
沈青葱这才回过神来,对上他那双带笑的眼,双颊又在瞬间爆红,娇嗔笑道,“谁看你了?”
萧驰风第一次看到沈青葱含嗔带笑的模样,那样地妩媚,那样地动人,那样地勾人心魂。
看着她那双水灵灵的像是会说话一样的眼睛,萧驰风感觉自己的心在渐渐沉沦。
他像是被她迷了心智,控制不住地捧着她的脑袋,对准她的樱唇,深深地吻了下去。
沈青葱僵着身子,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她有些不敢相信,她幻想中的美好事,会来得这么快!
她幸福地闭上了眼睛,细细地感觉着他的吻,感觉着他对她的动情,感觉着他想要她的渴望。
如果……时光能停留在这一刻,那该有多好!
沈青葱的眼角,滑下了幸福的泪水。
正在她的唇上辗转,正沉醉于她的甜蜜和美好的萧驰风,在突然间吻到她那咸咸的泪水时,瞬间停住了动作,缓缓地放开了她。
原以为,她哭,是在恨他对她的轻薄。
待在看到她明明流着泪,脸上却带着幸福地笑时,萧驰风瞬间明白了她,可这心,又忍不住心疼她了!
这个小呆瓜,真的有够呆的!
他轻叹一声,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轻轻地说出他对她的承诺,“小葱葱,我不会负你的!”
他养了她三年,也在暗中默默地关注了她三年,那颗冷硬的心,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被她融化,只是她之前还太小,他便一直等着,等着她长大的那一天。
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她终于长大了!他也不想再等了!
他要让她知道他的心意,让她知道,他愿意一辈子养着她,照顾她,和她生儿育女,一辈子厮守在一起。
沈青葱感动地轻“嗯”一声,也张手抱紧了他。
她的心里其实很清楚,她和萧驰风之间的距离,差得太远太远了。
现在的她,还远远配不上他。
但她爱他,敬慕他,把他当成心中的战神,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哪怕只有一天,哪怕只有一刻,她也觉得着幸福,也觉得满足。
以后……
她才不管以后会怎么样篮球火第二部,她只珍惜现在,只想和他好好在一起。
萧驰风伸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走吧!我们下去!”
他先下车,然后绕过车头,给青葱打开车门,细心地将手护在她的头顶上,让她下了车,又再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牵着她走进这家海城最顶级的私人会所---皇庭。
听说,皇庭私人会所已经成立了十年,在海城的口碑是极好的,也是最出名的,它这里只供海城最顶级那个圈子里的人进行就餐、休息、玩乐和聚会等等社交活动。
萧驰风领着沈青葱一踏入皇庭会所,就见一个风度翩翩的精英男,大步朝他们迎了上来,他带着打趣笑道,“萧少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萧驰风瞪了他一眼,“少废话,我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
那男人朗声笑道,“萧少有令,哪怕不从?早就准备好了,保证萧少满意。哎呦,萧少,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位美女就是小嫂子吧?”
☆、10.第10章 生辰庆宴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