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乌兰巴托天气预报他的世界没有声音,却有最魔幻的上海!-渝见金融街

2016年06月03日 | 分类:全部文章 | 作者:admin| 浏览:82
他的世界没有声音,却有最魔幻的上海!-渝见金融街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经过黄浦江畔,你可能看到过魏巍操控无人机的身影。
这个地道的上海男人,有着比实际年龄年轻的文静外表,默默记录着这个城市繁华的日与夜。

文末送大家一幅美爆的《风云魔都》
他说,“爱上海不需要任何理由。”
在魏巍的镜头下,上海有了魔都的科幻感。大家都说,他的图片有感染力,会讲故事。


然而,他2岁时青霉素药物中毒,导致双耳失聪。上帝为他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又开启了另一扇门——他的视觉变得异常敏锐。
3年前,他开始学摄影,如今已成为Getty Images US、视觉中国的签约摄影师。
他在摄影网站上,给自己打上的标签是:“我只不过是个浪费快门的聋子”。
“只不过是个浪费快门的聋子”
原本做平面广告设计的魏巍,自从2014年去川西旅游,看到朋友拍的风光片后,就爱上了摄影。
回来后,他买了人生第一部相机。
“我是自学的,经常模仿国外大牛的作品,找色彩、光影的思路。也会看BBC纪录片,培养审美。” 魏巍说自己完全是在瞎折腾。

入行仅3年的魏曾哥是谁巍皇冠家族,深受业界认可。他拍摄的风光片,有种宁静致远的意境。而拍的城市,就像站到一个广阔的视野,给人沉重的震撼感。
今年,魏巍还迷上了航拍。便携式无人机的出现,让他看见世界的另一面。
他说,“最震撼的,莫过于上帝的视角。”




今年3月,他去了长白山。当时零下20度,无人机飞出去500米后,手机只维持5分钟就关机了。魏巍只能靠着飞出的路线经验把它找回来。
“你可以想象蒙着眼睛开车走500米是什么体验,所幸没出什么事故。”照片出来后很惊艳,过程却并不容易。


还有一次,他的无人机从外滩边的楼飞到上海中心大厦qaf中文站。最后失联,连尸体都找不回。
“这是小飞最后的遗照。当然我又买了一架,继续作死。”酷爱航拍的魏巍打趣道。

虽然经常遇到各种意外,但是他照旧四处旅行,尤其喜欢拍风光摄影,走遍川西、黔东南、长白山等各地。





在他眼里,就连大自然的昆虫也一样美丽动人。魏巍把萤火虫称为“暗夜精灵”,说他们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忽近忽远。


魏巍照片的景色似乎很常见裘晓晨,要说哪里不一样—— 除了视野,还带着情感,会讲故事。
“大概和我听不到有关吧?只能把情感融进照片里白丝魔理沙,自然就会有感情脱轨时代。”魏巍说。
用镜头帮助拾荒老人重见光明
魏巍还会拍有人文关怀的图片。因为听障原因,他的人文摄影几乎都是抓拍。
拍摄时不会跟对方有交流,反倒成了优势。他认为,这样拍出来很自然。




黔东南
而参与上海克切拉义工项目,是他踏进人文摄影的开始。
每周六,克切拉义工都会在上海火车站、天目中路、上海南站给流浪者发热菜饭,提供衣物、睡袋,有时候还带他们安家、看病。

从2015年冬天开始,魏巍开始帮他们拍照片进行筹款。他坦言,“我对这组织其实不是很了解,只是觉得是个好事,没多想就参与了。”
为了消除隔阂,方便和他们交流,魏巍还开始学习唇语。

其中有位流浪者叫张眼镜,68岁也没有成家没有子女,靠摸索着捡瓶子为生。
他近乎全盲,鼻梁上挂着厚厚的眼镜,岩崎峰子一圈一圈的镜片让你几乎看不见他的眼睛。


他有个愿望蒲县天气预报,“希望能看见一天”。为了实现他的愿望,魏巍拍了一组照片为老张筹款做手术。
“老张的眼睛治好了,基本能看见人龙狼传。”魏巍也没想到会成功。


“我只是普通人,和别人没什么不一样”
作为一个有听力障碍的摄影师,魏巍说最大的困难是沟通。
他曾有过拍照时由于过分投入,不自觉触发警报而被请进派出所的经历。

我问魏巍,你的照片有获过什么奖吗?他说,“还真没啥特别荣誉。”
有几次获奖,对方一直打电话给他。但因为听不见,他只能一直挂掉,错过了。
魏巍并不是天生失聪斗鱼米希尔,而是2岁时青霉素药物中毒了猛虎王朝,乌兰巴托天气预报后来只能用唇语和手语为交流工具。

魏巍从小一直在寄宿学校生活,电影、书籍陪伴着他成长。
其中《阿甘正传》是魏巍最喜欢的电影。
阿甘也被别人觉得有问题,但他母亲的一句话鼓励了魏巍。“人生就像各种各样的朱古力,你无法预知会吃到什么口味。”

这幅《风云魔都》是魏巍精心用大约60张照片拼接而成的一张魔都全景图。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