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丽水学院分数线他是开国中将,李云龙原型,和小姨子相恋,被毛主席一...-百搭新潮女装

2015年12月27日 | 分类:全部文章 | 作者:admin| 浏览:84
他是开国中将,李云龙原型,和小姨子相恋,被毛主席一...-百搭新潮女装机动杀人
(亮剑精神请在WiFi下观看土豪随意)

你看过《亮剑》吗?那你一定对李云龙和女护士田雨的爱情故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电视剧中李云龙的原型就是勇冠三军的开国中将王近山,其爱情故事比电视剧更精彩、更传奇。后来,这位屡建奇功的疯子将军却因二人婚姻变局,惊动了中央,甚至毛主席,最后被开除党籍,降为大校,逐出军界,谪贬到地方农场...

李云龙夫妻
王近山15岁从军,16岁任连长。无论是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里,还是在淮海战役的战场上,抗美援朝的上甘岭前线,王近山以善打硬仗、恶仗而勇冠三军,独树一帜,屡建奇功,所向无敌,人称“王疯子”。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92年,邓小平评价他:那不叫疯,那叫革命的英雄主义!刘伯承说:一人投命,足惧万夫。狭路相逢勇者胜,没有点疯劲,没有不怕死的精神是不行!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战场上的猛将,后来却遭遇了一场感情上的变故,人生的轨迹发生了意料不到的变化……
重伤住院相恋韩岫岩

1937年12月,王近山在神头岭战斗后身负重伤,住进了129师医院。韩岫岩是129师医院的护士,长得很漂亮,王近山住院时,钱信忠院长特地派她护理。王近山一眼就看中了漂亮的韩岫岩,韩岫岩对王近山也是一见钟情。一同住院的陈锡联一看男才女貌,于是暗中牵线搭桥,一年后两人就结婚了。婚后,虽聚多离少,但却生了8个儿女。
结婚那天,王近山骑着枣红马来到医院,把韩岫岩拉上马就接走了。当时,年轻护士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才听说韩岫岩是去结婚的。王近山毫不掩饰对韩岫岩的爱,甚至有些漂亮的仗还是为保护韩岫岩所打。
一次,王近山率部赶去延安,途中忽然听说后勤部队被敌人包围了,其中包括韩岫岩所在的医院。这还得了!王近山立刻率部返回解救,正巧遇上日本鬼子的"战地观摩团"。当时通讯设备落后,请示上级已经来不及了。眼见一块送到嘴边的肥肉,哪有不吃的道理?王近山果断部署了战斗,就像神兵天降打得小鬼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一战,不但重创了小鬼子观摩团,也解救了被围的后勤部队和韩岫岩。
战地大花轿
解放战争时期,一个战役接一个战役,王近山却总是带着当军医的韩岫岩出征,走到哪儿带到哪儿,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韩岫岩为此也吃了不少的苦头,即使怀了孕深湖巨兽,也得挺着大肚子跟着东奔西跑,但她从无怨言。
有一次,怀孕的韩岫岩随部队转移爬山,一不留神从山上滚下来,韩岫岩受伤,孩子也不幸流产。为此,王近山心痛极了,发誓再也不让妻子受到伤害喜盈门意千重。王近山想了个绝妙的方法,为妻子设计了“豪华”的交通工具——一辆骡子拉着的平板车。为了遮风避雨,他又在板车四周搭起了棉布帘子,乍一看,就像农村娶亲用的大花轿呢!
那段时间,韩岫岩就坐着这辆“山寨”版的大花轿,很是“招摇”地跟着王近山南征北战。后来,刘伯承元帅在路上碰到了,正要为这如此打眼的“大花轿”发脾气,可一听说里面坐的是“王疯子”的媳妇,说了声“哦,原来是王夫人”,就笑着打马走了。
韩岫岩对王近山,也是爱得死去活来,有着深厚的感情,生了8个儿女。其实韩岫岩原名叫韩秀兰,就因为王近山的名字里有个“山”字,她便冥思苦想把名字改成了韩岫岩。也真为难她,居然一下改出了两个“山”。可不曾想多年后,韩岫岩竟成为压在王近山头上的“大山”!

王近山和韩岫岩亲生孩子送人生怨恨
1950年11月,王近山离开重庆,出任志愿军第3兵团副司令员,征战朝鲜去了。朝鲜战争结束后,王近山回到祖国。他先任山东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后被任命为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公安部副部长。1955年,刚刚不惑之年,他又被授予中将军衔。谁知偏偏春风得意之时,他的人生触上巨礁,一场感情的变故使他从辉煌跌落到了谷底。
1953年初冬,韩岫岩生下了一个女孩儿,为了纪念抗美援朝胜利,王近山给取名王援援。虽然王援援已是韩岫岩所生的第六个孩子,但韩岫岩却仍像刚生下第一个孩子那样兴奋,因为王援援长得特别像大姐王苏红。王苏红是王近山夫妇所生的第一个孩子,却不幸于5岁时生病夭折,是韩岫岩心中最大的痛。
一开始,王近山开心地打量可爱的王援援,却很快变得心事重重,沉吟良久才尴尬地说:“这个孩子,我已答应送给老朱了!”
原来,在朝鲜战场,王近山的司机朱铁民多次冒死保护父亲,父亲十分感动,便对因妻子患肾病没有生育的司机许诺:回国后再生的第一个孩子就送给他。韩岫岩一听惊呆了山寨锅,满脸喜悦之情顿时消失,继而大发雷霆,坚决不允:“谁让你自作主张把孩子送人啦?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
在王援援两岁刚上幼儿园的时候,王近山将王援援对司机朱铁民说:“孩子给你了,可以让她跟你姓朱,我每月给你40元钱做她的生活费。”从此,王援援多了一个爸爸,并改名叫“朱元”。
虽说王援援被送给司机朱铁民做女儿,但其实王援援和父母并没有分开,因为大家都住在一个大院子里,朱铁民住前院,王近山和韩岫岩住后院。其实,王援援后来说:对于父亲将我送人,我也没有一点儿恨。因为司机爸爸和美卿妈妈对我宠爱备至,总是给我穿最好的、吃最好的,可以说,我得到了其他兄弟姐妹们没有的另一种宠爱。
但是,在韩岫岩的心里却埋下了对王近山不可原谅的恨,从此两人之间摩擦不断。据说,韩岫岩为了表示对王近山将王援援送人的怨恨,韩岫岩和王近山开始不停地争吵、赌气,韩岫岩发誓再也不生孩子了,又是吃麝香又是用麝香,因为她听说麝香可以避孕。
王近山和韩岫岩都是个性很强的人,争吵起来总是互不相让,越吵越厉害,脾气暴躁的王近山常常气得在家里“噼里啪啦”地摔东西……夫妻感情发生裂痕时,总是很难心平气和地交流,怀疑与猜忌也会像毒蛇一样缠上身来。

韩岫岩的妹妹韩秀荣与小姨子跳舞引起的风波
王近山喜欢跳交谊舞,韩岫岩也曾是他最好的舞伴,但闹矛盾后母亲就不再陪他去跳舞了。韩岫岩不跟王近山去,可她又不甘心别的女人跟他跳,想了半天,想出一个“好办法”:把自己大学毕业的亲妹妹韩秀荣接到家里,由她陪王近山跳舞。
谁知,王近山率3兵团随刘邓大军进军大西南剿匪,驻扎在重庆,经常应邀给大学生做报告。他那富有传奇色彩的经历、幽默风趣的语言,让那些大学生敬佩得五体投地。他的风采把一个女大学生迷住了,她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妹——韩岫岩的嫡亲二妹韩秀荣。自然,韩秀荣也欣然同意。
王近山因为与韩岫岩闹别扭,身边也没个说心里话的人,活泼开朗的韩秀荣就像是沉闷的天空射进的一缕阳光,给王近山带来了光明和快乐。可韩岫岩看到王近山和韩秀荣一到周末就出双入对地去跳舞,平日里两人也谈笑风生,竟开始怀疑王近山与韩秀荣好上了,越来越厌恶父亲跳舞。她说:“一男一女搂抱在一起,不跳出毛病才怪呢?”
王近山负过七次伤,一条腿和一条胳膊都骨折过,他穿的皮鞋是特制的,一边要比另一边高5厘米,这样才能正常走路。韩岫岩竟拿此来讽刺父亲:“别看他腿瘸,一跳舞就不瘸了。”韩岫岩误解了王近山和韩秀荣,她更伤心沈佳润,恨自己最爱的两个亲人如此对不起她。韩岫岩越来越不信任王近山,不论他去上班还是开会,都要严加盘问,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小野田宽郎。
刺猬的爱
韩岫岩就像一只刺猬,深爱着王近山,却总是在不经意间将他刺得遍体鳞伤,最后竟闹到了要离婚的地步……
其实,王近山一开始并没有离婚的打算,毕竟是结发夫妻,又有了那么多的儿女,谁家没有点磕磕碰碰呀?可是韩岫岩不顾及王近山的感受晶茜吧 ,她固执而暴躁的做法使事态进一步升级。
韩岫岩是海军医院副院长,她使用了当时最典型的做法:发动亲友声讨、找组织、去妇联。逐渐延伸到北京军区直至中央。最后还是惊动了毛泽东,毛泽东又亲自指定刘少奇出面处理。其实,一位老首长对王近山的问题作了“偏心”批示:“离婚属家务事,是法院所管,组织上不好干预。”于是此事暂时打住。刘少奇派人来做王近山的思想工作,王近山一听妻子把自己的“作风问题”告到党中央,加之韩岫岩的父母一直特别疼爱她,对韩岫岩从来都是言听计从,于是全家人对王近山和韩秀荣群起而攻之。没过多久,在韩岫岩的投诉下,韩秀荣也被妇联的同志带走。王近山像只被激怒的雄狮,疯劲一来,反向组织打离婚报告,要和韩岫岩离婚。“我王近山好马不吃回头草,离婚我铁定了,你组织爱咋办就咋办!”
韩秀荣对于自己的遭遇,也曾经疑惑过,还给王近山写过信,但不知什么原因没有收到回音。1964年,韩秀荣被组织以生活作风有问题被发落到遥远的内蒙古呼和浩特一家医院工作。而且“上级”有指示:韩秀荣不能再回北京的家了,也不能在北京、天津等地工作,越远越好!
倔强的韩秀荣没有怨恨,没有哀求,孤身一人带着一叠沉重的 “生活作风问题”档案,去了偏远的边疆,并在那里扎根成家。可想而知,那是一种怎样的磨难!
从此,年轻漂亮的韩秀荣像是从人间蒸发了,几十年来,渺无音讯,韩岫岩和子女都不知她还在人世。直到2007年,王近山的原配妻子韩岫岩去世,韩秀荣再次回到北京向韩岫岩遗体告别,王近山的子女们才再次见到她,知道事情的真相。而这一别,竟是整整50年!

而事实上,韩秀荣的离开,不仅没能缓和王近山夫妻的矛盾,反而使事态迅速激化。王近山见妻子如此对待自己的妹妹,气愤地提出离婚。韩岫岩更不服气了,她希望引起组织、直至中央领导的重视,用最激烈、最强硬的手法征服王近山、解决问题。韩岫岩天真地以为,利用组织来施加压力,就能使王近山回心转意,屈服于她。
应该说,如果王近山当时能退一步的话,也许能“海阔天空”,起码职务、地位和家庭都能保住。而且,婚姻问题对于夫妻来讲,纯属“人民内部矛盾”,很难说清楚谁对谁错,关键是如何处理。然而,韩岫岩的极端做法,却将王近山伤得体无完肤。王近山是谁啊?那可是死都不怕、出了名的“疯子”将军,他怎么可能容忍如此伤他的自尊心?于是,他坚定地把一纸“离婚诉讼状”送到了法院,送上了中央!
王近山的离婚案,一时间引起了全军乃至全国的一片哗然。当时,有不少高级干部厌倦了原配夫人,换老婆现象比较严重。中央为严厉打击这种不正之风,对很多干部进行了严厉处分,人们称之为“铡美案”。被韩岫岩一闹,王近山也很快被推上风口浪尖,竟成了“铡美案”典型。王近山的老战友以及很多中央领导人找王近山谈话,希望王近山不要离婚,有人甚至暗示说,离婚的话会受到严厉的处分,只要不离婚哪怕是维持现状也行啊!但王近山却斩钉截铁地说:“我王近山明人不做暗事,离婚我铁定了,组织爱咋办就咋办!”就这样,韩岫岩“挽回”父亲的种种努力,最终换回的却是一纸离婚书。1964年初,王近山和韩岫岩离婚了。
王近山和韩岫岩离婚后,中央的处分也很快下来了:撤销大军区副司令员职务降为大校;开除党籍;转地方安排。本来只是一件普通的离婚案,最终搞成了震惊全国的大案、要案,还闹到了毛泽东那里,党中央对王近山一撸到底,这大大出乎了人们的意外。可怜的王近山,没有被日本鬼子和国民党的千军万马打倒,却因为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离婚事件被搞得身败名裂。他曾经的显赫战功被人们忽略了,却落下了一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坏名声!
很快,王近山被安排到河南周口地区西华县黄泛区农场当副场长。王近山没有申辩、抗争,义无反顾地接受组织安排,到河南农场报到去了。好端端的一个大家庭就这么散了。
王近山离开北京之前,孩子们都还在上学。王近山坚持说:“河南的生活条件很艰苦,你们不要跟着我去了。”于是,王近山和韩岫岩带着除王援援之外的7个子女,搬到了王府井一个叫帅府园的一栋高干住宅楼里。7个孩子每人每月的抚养费是40元,由王近山供给,韩岫岩掌管。王近山毅然决然地离婚,让韩岫岩恨到了骨子里。可王近山遭到组织严厉的处分,韩岫岩却高兴不起来,一点“解恨”的快感也没有。看着王近山寂寥地离去,韩岫岩的眼里流露出难以掩饰的苍凉和失落。他们的孩子甚至觉得,母亲嘴上虽然没说,但她心里肯定还在希望着有一天与父亲重归于好……

贬谪黄泛区农场,依然军人本色
1963年,王近山被安排到河南周口地区西华县黄泛区农场当副场长。就在王近山收拾东西准备出发时,曾当过他勤务员的黄慎荣来看他。看到父亲的窘境,温文善良的黄慎荣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决定跟着王近山去农场给他当保姆,照顾他的生活。
王近山在黄泛区农场分管园艺,负责上千亩苹果园的种植、养护、销售。小黄则在农场幼儿园工作。
王近山感动之余,说:“我这么大年纪了,你跟我去吃苦,干吗呢?”
“首长,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就跟你一辈子丽水学院分数线,金美幸照顾你一辈子。”黄慎荣深情地说。
“我是个犯错误的人,你才20岁……”
患难中,王近山和黄慎荣产生了感情,这年10月初,他们在河南结了婚,成了相依为命的患难夫妻,并先后生下两个孩子。
韩岫岩听到王近山与黄慎荣结婚的消息,脸色“刷”地一下子白了,喃喃地念叨:“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邵崇柏?”其实,韩岫岩当时才40岁出头,完全可以再找合适的对象成家生活,但她却始终放不下对王近山的爱与恨,一辈子没有再婚。
王近山和黄慎荣及所生的两个孩子
但王近山虽然身在农场,依然魂牵梦萦的还是他深爱的部队。在王近山的老部下、时任南京军区参谋长肖永银的建议下,1968年底,父亲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坦承了自己的“错误”并恳请回部队工作。王近山把这封信交给许世友,托他转给毛泽东。
1969年,“九大”召开。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瞅个空对毛泽东说:“战争年代有几个人很会打仗,官越做越小,现在日子不好过,建议主席过问一下。”“谁?”毛泽东问道。
许世友说:“一个是王近山,一个是周志坚。他们虽然有错,但处理太重,应该恢复工作。”
毛泽东很干脆:“行啊,请恩来同志处理一下,不过,放虎归山,你们哪个军区要他们?”
“王近山,我要!”许世友自告奋勇。不久,中央军委发布命令,王近山调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恢复6级(副兵团级)待遇。
一个月后,南京火车站,从郑州开往南京的硬座车厢里走出一对身穿褪色军装的的乡下夫妇,3名军职干部迎候在月台上。这位老农装束的人正是原6纵主帅王近山。迎接他的,是他原来的部下——原16旅旅长尤太忠、17旅旅长李德生、18旅旅长肖永银。
王近山拒绝解开与韩岫岩的心结
王近山到了南京军区以后,在许世友和肖永银的直接安排下,王近山终于恢复了党籍,又正式走马上任主管作战和战备的副参谋长。在许世友和肖永银两位战友的庇护下,王近山基本上风平浪静地度过了“文化大革命”。
王近山重新“出山”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韩岫岩那里,韩岫岩高兴得像小孩子过年一样。那天,王援援正准备到学校参加动员去生产建设兵团的学习班。突然,韩岫岩带着她大姐和二姐过来了。韩岫岩的眼神异常明亮,一进门就高兴地说:“小元儿,你爸爸‘解放’了,在南京军区当副参谋长。他让你们都去南京当兵哪!”
王近山复职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之后,韩岫岩总想改善与王近山之间的关系,她从北京海军总医院调到上海海军411医院,尽管韩岫岩用尽了心思,然而,虽说在上海的韩岫岩与南京的王近山近在咫尺,却犹如被长江永远隔阻,留给韩岫岩的,只有单相思念的美好回忆和无情伤感。微信添加:墨谈国事,看更多内幕!
1974年初, 王近山感到身体不适。11月份,因大吐血,实行手术检查,一打开腹腔地铁面姐,结果是胃癌。王近山的病情一传出,一些战友和老部下很关切。消息传到了在北京的结发妻韩岫岩那里,她心急如焚,脸“唰”地白了,毕竟曾是结发夫妻,心中永远抹不去那番惦记。
尽管王近山在南京已有自己的家,有名正言顺的夫人照料着,韩岫岩还是忍不住买了大包小包的补品想去趟南京,想他看一眼。可当韩蚰岩拨通王近山的电话,是王近山的一位老警卫员接电话,她含含糊糊表达了自己的心愿时,谁知这位和王近山出生入死、对老首长忠心耿耿的警卫员至今不能原谅她,一听她要去南京,很不客气地说:
“你不能来!首长说过,他就是死也不愿再见到你,你去是不是想让他早点死?”
韩蚰岩木然撂下了电话,无语凝咽。
韩岫岩很伤心,但她依然十分牵挂王近山,她放弃具有优厚条件的北京海军总医院,从北京调到了上海海军411医院,其目的是就离王近山能近一点。韩岫岩张罗着为王近山寻医问药,却没有人愿意理会她巴蜀人家。韩岫岩始终不甘心,硬是来到了南京,和肖永银副司令联系要求见王近山。韩岫岩的执著感动了肖永银,肖永银也希望他们能摒弃前嫌,于是,好心安排了一次让王近山和韩岫岩见面的机会。
那是在南京军区大礼堂观看演出,王近山带着黄慎荣正准备入座,南京军区一位“了解内幕”的干部过来悄悄地告诉王近山:“韩岫岩也来了!”王近山先是感到震惊,随后掉头而去。王近山回到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当时王近山的女儿就在他的身边,王近山说他的心脏病犯了,赶紧递水送药,等到好了一些,才听他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王近山痛苦万分地说:“幸亏我今天没见着,否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当时就会昏过去了!”
其实,在王近山的内心深处,虽然韩岫岩深深地伤害过他,但王近山对韩岫岩那刻骨铭心的爱却一直不曾淡去。王近山单独跟女儿聊天时,经常把韩岫岩挂嘴边,他总是说,你们的母亲如何的好,并告诫我们:人的一生有两件事是不能选择的,也是永远不能背叛的,那就是你们的祖国和母亲!
有一天,王近山在卧室里跟女儿一起聊家常,氛围舒适且温馨。忽然,不记得父亲想起一件什么事情,就冲着在阳台上休息的黄慎荣大叫一声:“韩岫岩……”这一声忘情的呼喊,把女儿们都惊呆了!当时只觉得空气都凝固了强殖装甲凯普,所有人都呆在了那里,不知所措。
经历过一次失败婚姻的磨砺,王近山的性情也似乎变好了很多,女儿们几乎很少看到他和黄慎荣发生争吵。唯一的一次,不知是什么原因,黄慎荣惹恼了王近山,他们在楼上激烈地争吵起来。王近山的暴脾气上来了,女儿们听到摔东西的声音。赶紧冲了上去,只见他脱下一只鞋子冲着黄慎荣扔了过去,黄慎荣委屈地抽泣着。女儿赶紧拦住了父亲,真诚地跟父亲说:“爸爸,别生气了!小黄阿姨也挺不容易的,你就多念她的好吧!”王近山居然一下子温和了许多,马上停止发火。这一幕令女儿动容。父亲已吸取了与母亲婚姻悲剧的教训,学会了宽容和隐忍。
将军告别人世,邓小平亲审悼词
1978年4月下旬,王近山的病情恶化。临终前,由于病痛的残酷折磨,王近山已骨瘦如柴,弥留之际,虽已神志不清,但在昏迷状态中,还用微弱的声音问道:“敌人打到哪里了?我们谁在那里?
他的小儿子回答说:“是李德生叔叔在那里!”
“李德生上去了,我就可以放心睡一觉了。”
王近山在战场上和感情上的长期拼杀,身体上和心理上留下了太多的伤痕,他的精力枯竭了……
1978年5月10日,一代将星陨落,将军在和癌症顽强斗争4年之后,终于告别个人荣辱、是非恩怨,因病医治无效在南京英年早逝,年仅63岁。
王近山走了,却把难题留给他的战友们——20岁就当师长的王近山的最终职务和他的赫赫战功太不相配了!在筹备将军的追悼会时,南京军区司令聂凤智感到十分棘手,把难题交给前来参加追悼会的武汉军区副司令员肖永银。肖永银大笔一挥,把悼词上的“副参谋长”中的“副”字去掉,级别由正军改为大区副职。微信添加:墨谈国事,看更多内幕!而此时,王近山的许多部将都担任了大区副职以上职务。刚刚复出的邓小平获悉后,在悲痛之余,以伟人的睿智指示南京军区:“人已死了,不能下命令搞个名堂,就叫顾问吧。”这样一改就成了大军区正职,追悼会的规格自然不同了,抚恤的待遇也不同了。小平同志交待下去:“近山同志为了革命出生入死不容易,我们能给死者的安慰就是这个了!”
党中央和有关方面对王近山去世后的后事非常重视。邓小平亲自审定了悼词,对王近山一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很高的评价。中央军委补发了王近山为南京军区顾问的任命。
5月17日,南京军区举行的追悼会十分隆重,邓小平、叶剑英、刘伯承、徐向前、许世友、李德生、陈锡联、彭冲、宋任穷等,以及王近山的生前友好送的花圈,摆满了悼念大厅。追悼会的规模原定500人,实际参加的有1000多人。很多同志特别是王近山过去领导过的部队的同志,远道赶到南京参加追悼会,表达他们对王近山的哀思。王近山为人民屡建奇功,他得到了应得的崇高荣誉。
韩岫岩在八宝山王近山墓前
韩岫岩心中永远抹不掉对王近山的爱
王近山病故后,韩岫岩悲痛欲绝,她非常想参加王近山的追悼会,却被告知遵照王近山的遗愿不许她参加,韩岫岩因此一度精神恍惚,整日以泪洗面。后来,王近山的骨灰被安葬到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为了能经常去陪王近山“说话”,韩岫岩又从上海调回北京海军总医院。
1986年,韩岫岩从海军总医院离休。时间宽裕多了,就经常将子女们叫到身边,絮絮叨叨地跟他们讲过去她和王近山的点点滴滴。韩岫岩常常流露出懊恼,后悔当时的固执和冲动,她始终不承认她跟王近山离了婚,还说她从来就没见过他们的离婚证书。韩岫岩的家里,一直都挂着王近山的那张穿着将军服、神采奕奕的彩色大照片。韩岫岩还将自己一张彩照放大到和王近山照片一样大,并排挂在客厅的墙上。每逢过年的晚上,韩岫岩都要做上一大堆好吃的饭菜,摆在王近山大照片下面的桌子上,点上一炉香,再摆上一副给王近山专用的碗筷和酒杯,絮絮叨叨地跟王近山说上一阵儿悄悄话,才开始吃年夜饭,年年如此!
有一次,韩岫岩和子女们正在山南海北地聊着天,忽然就犯糊涂了,说道:“不跟你们说了,我该给你爸爸做饭去了。”还有一次,母亲听说王家列了祖宗牌位,她便说她是王近山明媒正娶的老婆,要大儿子去把她排在王家的牌位里。大儿子被她缠得没了办法,只好敷衍说已经给她排了位,她这才安静下来。

2007年6月,韩岫岩的病情恶化。临终前一周,韩岫岩挣扎着要到王近山墓前去祭拜。子女们怎么劝阻都拦不住,最后只得开车将韩岫岩送到了八宝山。下了车,韩岫岩的情绪特别好,竟不让子女搀扶,自己走到王近山墓前给献上鲜花,一手轻轻地摩挲着王近山的墓碑军医考试网,深情地喊着王近山的名字:“近山,近山,我最亲密的朋友,我马上来陪你了。”
韩岫岩去世的前一天,她的二儿子陪着她有说有笑,还趁她高兴拍了几张照片。韩岫岩忽然铿锵有力地说:“王近山是我的好朋友、好战友,我要去找我的好朋友王近山去了!”这是韩岫岩对儿女们所说的最后的话。
文章归档